“砍刀队”横行榆林:警车变老板座驾 扫黑风下仍猖獗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砍刀队”成员手持砍刀、棍棒甚至枪支,

其“一言不合就砍人”的猖獗气焰,让当地百姓胆战心惊

“砍刀队”横行榆林:警车变老板座驾 扫黑风下仍猖獗

来源: 中国新闻周刊

白国新手持弟弟和儿子被砍后的照片。2007年9月13日,横山白岔村白国新等7名村民被“砍刀队”砍伤。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近日,陕西省榆林市横山区煤老板雷宇被榆林警方控制。作为当地知名的煤老板,雷宇曾因以警车为座驾、开赌场、放高利贷等备受热议。但是,他最显著的标签还是,掌控着一支具有黑社会性质的“砍刀队”,为非作歹。

2018年以来,随着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展开,涉及雷宇的系列案件,也受到榆林市扫黑办的重视。据了解,2019年雷宇被列为榆林扫黑重点之一,同时榆林警方专门成立雷宇专案组。

多位受害人、雷宇原下属等知情者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自9月以来,他们不少人在接受榆林市扫黑办的谈话时,被问及与雷宇相关的案情。舆论认为,随着雷宇案的深挖,该案背后的保护伞有望被破除。

狂砍五分钟后的“轻伤”

雷宇上世纪70年代出生于榆林市横山县(2015年12月25日,横山撤县设区)小河沟村。作为陕西省财源煤业有限公司董事长、横山区未来企业联合会会长,掌控横山多家煤矿。

今年9月,榆林市横山区韩岔镇白岔村原村主任王永宏被榆林市扫黑办两次约谈。他告诉《中国新闻周刊》,第一次他们没提雷宇被抓的事情,第二次市扫黑办明确地跟他说,雷宇已经被警方控制,“让我消除顾虑,不要担心被报复,放开谈”。

王永宏称,案子发生在大约十年前。当时,他在横山县城经营一家名为众森的宾馆。有一天,宾馆KTV来了几个人,想免费吃喝,与宾馆一位经理发生口角,进而产生肢体冲突。当时他本人并不在场,但后来却被卷了进去。

2010年3月3日凌晨3时许,正在宾馆熟睡的王永宏被一阵急促的砸门声吵醒。他通过室内监控设备,看到一群不速之客,戴着头套,提着一米多长的砍刀,正欲闯入宾馆。

警方相关通报称,2009年的一天,犯罪嫌疑人尚某的朋友王某和韩某在众森宾馆KTV消费时被老板王永宏殴打。1月6日,犯罪嫌疑人尚某打电话给犯罪嫌疑人王某,让王找几个合适的人去“收拾”王永宏。

同年2月25日,犯罪嫌疑人王某某住进了王永宏的宾馆,负责查看王永宏的所住房间及活动习惯。同年3月2日22时许,得知王永宏住在宾馆三楼左手第一间无房号牌的房子后,尚某立刻召集犯罪嫌疑人王某、常某等9人,拿着砍刀、钢管等凶器冲进王永宏的房间,对其进行5分钟殴打。王永宏左手食指被砍断,双腿被殴打导致骨折,双脚均被打伤。

王永宏称,当时这个“王某某”即王进贤,专门负责提前探风。王进贤此前没有戴头套。因此,通过视频监控很容易认出他。但是横山警方将其抓获后,却很快以“证据不足”为由将其释放。

王永宏称,他被砍伤后,横山警方找了一家西安的鉴定机构,给其鉴定为轻伤。王永宏不服,他认为,伤情大小关系到行凶者最后的量刑。随后,他找到北京一家鉴定机构,鉴定为重伤。但官方不认可该结论。

白岔村村民范廷财也有类似遭遇。

2010年1月30日21时许,在位于白岔村的东方红煤矿矿区内,十多名戴着口罩,手持木棒和砍刀的人,将范廷财一家三口及前来救援的范廷财母亲和村民范廷飞打伤,并将范廷财新买的小型面包车车窗玻璃砸碎,之后扬长而去。

事后,范廷财被诊断为左手多处骨折、左手手指断裂,全身多处软组织受伤。

范廷财称,他们之所以被打,是因为东方红煤矿挖断了他家的水管,被他阻挡,产生口角。负责煤矿场外工作的曹某,向东方红煤矿老板雷宇汇报了此事。

雷宇提出给范家一两万元私了,被拒绝。曹某于是告知雷宇的司机高某,高某又联系上“砍刀队”成员尚小龙等人。接到高某电话后,尚小龙便开始准备小车、洋镐把子(煤矿里挖煤用的工具,外形似棒球棍)、口罩等作案工具,带人前去“收拾”范廷财。

针对“3·03”王永宏被伤害案和“1·30”范廷财等人被伤害案两起案件,榆林市公安局组成了由时任副局长袁郡为组长的专案组。

2010年4月28日,两案告破,共涉及嫌犯20人。其中有4名嫌犯同时参与了这两起伤害案,嫌犯作案时持砍刀、钢管等凶器,作案手段残忍。两起案件均指向东方红煤矿的老板雷宇。

东方红煤矿一位合伙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雷宇自2009年10月至2012年底,任该煤矿董事长。

多位受害者称,砍人者多来自榆林市保安服务公司横山分公司。工商登记信息显示,该公司成立于2009年10月30日,法定代表人为雷宇,经营状态显示,该公司目前已注销。

曾在雷宇手下某煤矿当矿长的王刚(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该保安公司有100多人,具有黑社会性质。其中,不少人都是雷宇养的打手。这些人很多是吸毒者、刑满释放人员,手持砍刀、木棍,专门为雷宇平息矛盾,被村民称为“砍刀队”“大刀队”或“棒棒队”。

煤老板以正规警车为座驾

雷宇在横山以正规警车为座驾一事,在横山至今仍广为流传。多位知情人透露,雷宇与时任横山县公安局局长吕新春关系密切,两人还互换座驾。

雷宇成立保安公司和开警车一事受到舆论热议后,2010年5月时任榆林公安局局长秦康健,指派时任公安局纪委书记、督察长刘仁亮率领督察支队支队长李瑜等4人入驻横山开展调查。

调查结果称,2009年初,横山县公安局针对辖区企事业标准管理的需要,决议筹建横山县保安公司。2009年10月30日,正式成立榆林市保安公司横山分公司,负责人是雷宇。公安局派出一名正科级侦查员雷海军进驻保安公司,负责监视。

刘仁亮称,该保安公司成立时应当由市局出具证明,但对方直接在当地工商部门就办理了执照,公司的成立涉嫌违规。

2009年11月,保安公司委托雷海军到西安购置了一辆丰田霸道4000轿车,喷涂成制式警车,装置了警灯、警报器。后来该车就被依照警用车辆审批程序,于2010年1月上户,车号为“陕K0040警”,并由公安局聘请的驾驶员驾驶。

调查结果称,吕新春乘坐的是车号为“陕K0050警”的丰田霸道2700越野车,为局长的公务配车,而雷宇保安公司的“陕K0040警”警车,始终由民警雷海军负责管理应用,并有专职驾驶员驾驶。

当时,榆林市公安局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市公安局负责人说:“警车属于正规警车,不是假警车,是榆林市公安局批给榆林市保安公司横山分公司的车,但雷宇开肯定是不合适的。”

调查报告同时强调称:“目前,尚无证据证明,吕新春的丰田霸道2700警车与保安公司的丰田霸道4000警车有互换乘坐一事。”

调查组认为,横山县公安局在警车审批进程中,存在审核把关不严,违规给企业办理警用车辆问题。尤其是公安部部署警车和涉案车辆违规专项管理行动以来,横山县公安局贯彻不坚定、举动不敏捷,对违规警车使用改正不及时,侵害了公安机关形象。

2010年5月,榆林市公安局责成横山县公安局党委作出书面检讨;市公安局纪委对吕新春进行诫勉谈话;对横山县公安局违规外挂警牌的问题向全市进行通报。

舆论认为,按照《警车管理规定》,吕新春是严重违纪,按照《警察法》,雷宇严重违法,但是“局长违规给煤老板审批警车”仅以“诫勉谈话”处理,雷宇更是没被任何处理,有大事化小的嫌疑。

值得注意的是,吕新春今年仕途再进一步。4月25日,榆林党建网显示,现任市公安局副县级侦查员、原市委610办副主任的吕新春,拟为市公安局正县级侦查员人选。

《中国新闻周刊》多次以致电和短信形式,向吕新春联系采访事宜,均未获其回复。

“砍刀队”横行榆林:警车变老板座驾 扫黑风下仍猖獗

雷宇

扫黑除恶背景下仍不收手

雷宇昔日的手下王刚(化名)告诉《中国新闻周刊》,2009年7月他开始在雷宇手下任职,正值煤炭黄金十年(2002~2012),也是雷宇的“砍刀队”“ 棒棒队”最疯狂的时期。

他当时还曾出面替雷宇处理过多起纠纷,“处理的方法,就是用钱摆平”。

王刚说,范廷财和王永宏事件后,雷宇曾亲口对他说,已经花钱“打点”了相关人员,“打人太费钱了”。

王刚还举例称,2009年横山县殿市镇小河沟村村民薛毛娃与雷宇煤矿发生纠纷,雷宇叫“棒棒队”打伤薛毛娃。村民雷存义在现场,出来制止,被打得更惨。雷存义住院4个月疗伤。

王刚称,他出面协调后,雷宇的煤矿给雷存义付了9.8万元了事,薛毛娃则是在横山公安局某时任主要领导出面调解下,得到5万元。

王刚还称,雷宇越界开采猖獗,造成刘家沟村水源枯竭、水位下降,引发村民不断抗议。雷宇便纠集“砍刀队”,打伤该村村民十多人,伤者住院后,经过村干部调解,雷宇给受害人共补偿40余万元,给村组补偿175万元了事。

2018年,中央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开展以来,雷宇仍不收手。

横山区殿市镇小河沟村一位雷姓村民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因为雷宇越界开采、地表塌陷等问题,其哥哥雷鸣福多次向横山国土部门反映,去年9月14日,横山区国土部门来实地调查。次日下午,雷鸣福驱车回家途中,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开车逼停。

“车上下来四五个人,他们手持洋镐把子,将我哥小胳膊打成粉碎性骨折,腿上韧带被打断。”

事后,雷鸣福通过行车记录仪认出,行凶者中有两人为雷宇财源煤矿的员工。后来警方将这两人控制,但其余人员,至今未归案。

雷鸣福家人称,事后,雷宇主动提出给予雷鸣福等3名常年对其举报的村民经济补偿,让他们不再上访。3人接受后,雷宇又迅速以他们涉嫌敲诈勒索为由对其举报。这3人至今仍被羁押在横山区看守所中。

《中国新闻周刊》曾致电雷宇专案组主要负责人,询问案情进展,未获回复。

“砍刀队”横行榆林:警车变老板座驾 扫黑风下仍猖獗

煤炭利益下的多方角逐

位于陕北的横山区,是中国能源百强县,已探明的煤炭储量达500亿吨,属举世瞩目的陕北神府煤田带。

舆论认为,在多起砍人事件的背后,也是巨大的利益下,煤老板、官员、村民等多方矛盾不断激化的外在体现。横山更是被称为煤炭涉黑最为疯狂的区县之一。

白岔村多位村民称,他们原来喝村里一条名为黑木头川的河水。当时,河水清澈,人畜皆能饮用。现在因为开矿污染,河里的蛇、青蛙都死了。很多村民只能从2公里多外的韩岔村引水喝。山上有些住户,甚至靠收集雨水饮用。

2008年,榆林市榆神煤炭建筑设计有限公司作出了《关于东方红煤矿采空区对慕中山村的影响评价》报告。这份报告指出,一些村庄处于东方红煤矿采空区,已经处于悬空状态,地面面临断裂和塌陷的危险,威胁到了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

横山区白岔村村民,指向当地煤矿过度开采造成的地表塌陷地段。摄影/本刊记者 周群峰

白岔村多位村民称,为缓解相关矛盾,2012年1月他们与当地煤矿签订协议,规定煤矿每年给予村民一定经济补偿。但两年后,煤矿就开始不履行协议。

按照协议,东方红煤矿和庙渠煤矿每年给每个村民分别补偿9000元和8000元。村民们说,但给了两年后,就一直少给,“截至2017年上半年,每个村民少给5万多元”。

矿方的解释是,该协议第十二条规定:如果遇到国家政策性调整,包括煤矿兼并、重组、整合、技改以及关闭,本协议自动终止。

近十多年来,随着煤矿越界开采问题等加剧,村民上访、报警、打官司,甚至给煤矿生产设置障碍等“维权方式”从未消停过。

白岔村村民称,村民多次以东方红煤矿违规生产、越界开采,造成民宅下被采空、窑洞出现裂缝等等问题,向上级反映无果后再次阻止煤矿生产。2010年10月,村民继续阻止煤矿生产,数十位村民被警方带走。村民称在上访无果情况下,他们只能诉诸激进手段。由此,换来的是不断有村民被拘留甚至判刑。

白岔村全村1700多口人中,自2007年至今,因为阻止东方红煤矿和庙渠煤矿销售、上访等事件,被拘留或判刑者已多达100余人。

舆论认为,矛盾激化后,村民和煤矿不断地采取合法或非法的途径维护自身的利益,村民在上访、谈判等未达到预期的时候,开始做出暴力阻挠煤矿生产的激进行为;而煤老板在追求利润的同时,甚至以护矿为由培植“砍刀队”,不断制造案件,又进一步催生出涉黑组织及其保护伞。

2019年6月25日,陕西省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2019年第七次(扩大)会议后,榆林市政法委书记、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领导小组组长张守华立即主持召开全市矿产资源领域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题会议,针对中央督导组指出榆林矿产资源领域涉黑涉恶案件挖得不深,见黑见恶见伞少,打伞破网没有取得重大突破等问题进行专项研究部署。

张守华强调,采取更加有力的措施,加大矿产资源领域涉黑涉恶线索核查、案件侦办、打伞破网、打财断血力度,尽快实现零突破,切实把中央督导组指出的问题整改落到实处。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