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大发现将颠覆母系社会存在的理论基石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有关母系社会的理论源于巴霍芬、摩尔根等人的著作,在19世纪中晚期的西方曾盛极一时,并于20世纪传入中国。尽管这一理论在上世纪30年代已经被国际主流考古学界抛弃,但在国内依然流传甚广。
几年前,北京大学吴飞教授曾在一次专题采访中称“母系社会并不真实存在”,引发了国内有关母系社会存在与否的争论。基于意识形态而编写的官方历史教科书,曾在几代人中造成了对历史的大规模错误认知,比如许多人相信的“北京猿人祖先说”,就遭到了分子遗传学的否认,而此次母系社会的假说再次遭到了分子遗传学的否定,有人称近年来的发现将导致母系社会的理论走向死亡!
贾湖遗址
位于河南省舞阳县北舞渡镇西南1.5公里的贾湖村,是中国新石器时代前期重要遗址,C14、释光测年结果显示其距今约9000-7500年,保护区面积5.5万平方米,是淮河流域迄今所知年代最早的新石器文化遗存。
根据论文“张帆、金建中(2002),中国贾湖遗址古人骨遗骸dna初步研究”去推测,贾湖人的Y-DNA就是O3-M122+,即属于O3系。贾湖人已经进入了父系社会,有男尊女卑的痕迹。
贾湖的先民的主食似乎就是鱼。遗址的水生动物中,以鱼为大宗,几乎每个房基、灰坑的填土中都有大量发现。从墓葬随葬品来看,男性多随葬有骨鱼钩制,而且数量较多。即使在当时有部分健壮的女性参与到渔猎活动中,这些鱼类大部分也应当是通过男性的劳动获得的。且当时的气候比现在湿润温暖,野生动物资源也比现在多,贾湖男性墓葬中一般都会随葬骨箭镞,有的还是随葬多个骨箭镞。这些骨箭镞应该都是他们的私人物品,说明墓主们应该都是经验丰富的猎人,在遗址中发现大量的动物骨骼,有鹿科、猪、狗等,牛、兔、鸟类也有发现。
两大发现将颠覆母系社会存在的理论基石
贾湖人
这直接说明贾湖男性的狩猎成果是极其丰富的,他们可能不是每次集体狩猎都会有收获,但是遗址中遗留有数量众多的动物骨骸,也说明每次狩猎的收获应该都不少。
女性的工作一般是在聚落内抚养后代,以及劳动力较轻的采集,种植工作。在贾湖遗址出土了距今七、八千年前的水稻遗存,当时贾湖的农业,刚刚越过砍倒烧光的农业时代,步入到锄耕农业的阶段。女性采集、种植工作的收入还不占主导地位,他们的收获,或许还没有男性的收获多。到了后期,稻作农业得以逐步推广,家畜饲养业也随之得到发展。然而即使是进入这一时期,女性依旧更依赖于男性提供食物和保护。
从墓葬看*地位,可以看出男性的地位明显比女性高,巫师基本上由男性担当,婚姻以对偶婚为主,一般是女方跟随男方居住。

分子遗传学

Y-DNA染色体检测技术已经屡立大功,一时吸引无数普通民众的关注。事实上,这项技术已经出现了30多年,几年前,复旦大学生命科学学院人类学系教授李辉带领他的团队,就是利用这项技术进行了一项曹操后人的研究。通过家谱和DNA证明,辽宁丹东东港市曹祖义等九个家族是曹操后裔。
李辉所在的实验室,目前已建立起覆盖全国和东亚大部分地区的数据库,其中现代人群的DNA样本数据约有40万份,古代遗骸DNA样本数据约有4000份。近日,李辉透露,接近一半的中国男人来自3个谱系,也就是说,他们是由3个6000年前的男人繁衍而来。
两大发现将颠覆母系社会存在的理论基石
复旦大学教授李辉
第一个男性始祖后代最多
李辉和合作团队在研究中发现,中国有接近一半的男人来自3个谱系,这3个谱系的扩张时间非常早,速度也非常快。
这3个谱系中,目前后代最多的是第一个男性始祖,中国男人约有五分之一都是他的后代,他大概生活距今约6800年前的时代,他在较短的时间内有了很多孩子,其中儿子很多,数量或许达上百个,随后,他的后代又在很短的几代里迅速繁衍至上万人,“所以这个人不可能是普通农民,应该是一个帝王级的人物。”
考古发现,中国最早的城市湖南常德城头山古城,初建的年代就在约6800年前。李辉判断,这个男人很可能就是城头山古城的首领,否则无法解释缘何子嗣众多又能迅速繁衍开来,“城头山古城出土的白陶盘上面刻着八角星,这在中国早期文化中相当于国徽,这和伏羲演八卦有没有关系?他会不会是我们古代传说中的伏羲呢?这是很值得探讨的。”
李辉认为,从7800年前开始,湖南高庙文化中出现了大量传说中的元素,包括凤鸟、建木等,中国文化后来是各种文化的融合,但高庙文化无疑是其中很重要的部分,它的影响范围很大,包括整个中国中南部,随后它向四周扩张,进入了安徽、苏北,在约6300年前到达了山东。
苗族不可能是蚩尤后裔
李辉还认为,苗族不可能是蚩尤的后代,“这第一个男性始祖的基因现在也大量地留在苗族人里面,所以苗汉两族大部分是同源的,如果这个男人是太昊伏羲氏的话,苗族也是太昊伏羲氏的后代。蚩尤毕竟战败被杀,他的后代也会被灭族。”
第二个男性始祖大约生活在6500年前,有约14%的中国男人是他的后代。这个年代河南仰韶文化进入辉煌的年代,也开始建城。这个年代的考古目前有发现的是河南濮阳的西水坡大墓,李辉说,这个墓葬不仅大,达数百平方米,而且造型很独特,东边用贝壳摆了个青龙,西边是白虎,脚下是北斗,南边摆排了南方七宿的动物造型,这种格局就体现了这个人就是当时人们认为的天神、太阳神。
第三个男性始祖则是18%中国现代男人的先祖,他大约生活在5400年前,生活区域在今河北辽宁一带,“第三个男人的后代占比达到18%,比第二个男人多,他应该很强势,当然这些都是猜测。”
排在这三个男性始祖之后,还有一个大约生活在4000年前的男人,他的子孙如今占比是8%,他大约生活在夏朝时期,第五个男人的后代,在中国现代男人中占比6%,他约生活在商朝。
显然,这三个人都是“帝王”,而且必然是男性,掌握大权,拥有众多后宫嫔妃,否则不可能有后代急速扩张的现象。通过一系列数学公式,学者推算出这三个人的所处时代,分别为大约6800、6500和5400年前。
那么,从这一科研结果中,是否可以得出这么一个结论:早在6800年前,中国就进入了父系社会?亦或者如今国际主流考古学界说的那样:母系社会根本就不曾存在过。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