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河抗战史料]山海关战斗(1)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热河抗战史料]山海关战斗(1)

山海关战斗是1933年1月2日至3日在山海关一带中国国军东北边防军第九旅阻击日本侵略军的战斗,是抗日战争初期的一次主要战斗。一营营长及二、三、四、五连连长均牺牲。日军占领山海关。守关军队为国民革命军东北边防军第九旅,结果山海关沦陷。

简介

山海关战斗发生于1933年元月2日至3日的中国河北山海关一带,是抗战初期的主要战斗之一 [1] 。

交战一方为中国守军,属于中华民国国民革命军之东北军第九旅,另一方则为日本之中国派遣军。中方指挥者为临(榆)永(平)警备区司令部司令何柱国,日方则为日本秦榆守备队队长落合正次郎 [1] 。

最后,日军获胜,东北军主力营长安德馨阵亡 [1] 。1月3日,日军占据并控制山海关全境,取得了进攻热河的有利态势 [1] 。

战事经过

日本帝国主义侵略我国东北的野心由来已久 [1] 。在第二次直奉战争结束以后的两三年间,日本侵略者乘郭松龄倒戈和奉军败退东北之机,变本加厉地攫取在东北的特权 [1] 。

郭松龄倒戈失败后,张作霖对冯玉祥恨之入骨,与吴佩孚弃嫌修好,于1926年3月,率领奉军进入山海关,相继占领滦州、天津,并于4月中旬进占北京,再度操纵北京政局 [1] 。大量军队调往关内,造成东北空虚,也给野心勃勃的日本帝国主义施行其“满蒙政策”留下不少可乘之机[1] 。

1928年5月,张作霖见“安国军”大势已去,通电议和又不被蒋介石接受,决定布置残留的奉军退守东北,以俟时机东山再起 [1] 。妄想让失势的张作霖把东北拱手让出的日本田中内阁,先是计划将由山海关败退关外的奉军缴械,迫使张作霖回奉后下野;后是下了毒手,将不肯乖乖“出卖东北”的张作霖在皇姑屯车站炸成重伤致死 [1] 。张作霖死后,“少帅”张学良继位,到年底宣布东北“改旗易帜”,归顺南京国民政府 [1] 。

张学良宣布东北易帜后,日本侵略者无法逼迫张学良和东北军民就范,最终在1931年9月18日夜间,铤而走险,在沈阳发动了震惊中外的“九一八”事变 [1] 。

1932年3月,占领了整个东三省的日本侵略者扶植清朝废帝溥仪为傀儡皇帝,成立了所谓的“满洲国”,公然以山海关划线,视山海关为伪满洲国的所谓“国境线”上的主要“边关”,先后在山海关车站设置其所谓的“海关”、“铁路办事处”及“警察分驻所”等机构 [1] 。

此后,山海关成了日本帝国主义进一步侵略中国的主要目标 [1] 。时至1932年岁末,战火一步步向山海关逼近;1933年元旦,“榆关事变”爆发,中国驻守山海关的军队忍无可忍,奋勇抗击入侵的日本侵略者,打响了长城抗日第一枪 [1] 。

东北军退入关内后,驻守山海关的中国军队为以爱国将领何柱国为旅长的第五十七军独立步兵第九混成旅 [1] 。这支部队在东北军中以骁勇善战著称,进驻山海关以后,恪守职责,纪律严明,布防得当,有力地确保了山海关的防卫安全 [1] 。

1932年7月,鉴于山海关地区的抗敌形势越来越严峻,中国军队成立了临(榆)永(平)警备区司令部,由何柱国将军出任司令;临永警备区的辖区包括山海关所在地临榆和抚宁、昌黎、卢龙(旧时永平府治所在地,民国初曾改名永平府)、迁安等县,还有在原来的永平府辖境长城以外地区设立的都山设治局(今青龙满族自治县的前身)管辖的区域,主要是滦河以东的沿长城地区(含临榆、抚宁、迁安等县长城以外划归都山设治局的绝大部分地区) [1] 。到这时,驻扎和布防在这一地区的中国军队,除负责镇守山海关地区的独立步兵第九旅之外,还有独立步兵第二十旅、骑兵第三旅和炮兵第七旅第十三团山炮一营、工兵第七营等。这些军队,分布在西起滦河,东、北至长城各口,南到临榆、抚宁、昌黎等县沿海地区的一个较大的防御区域内 [1] 。

山海关早在1900年遭到八国联军入侵后,就已不再是中国军队的纯粹防区了 [1] 。“九一八”事变发生后,日军加紧向山海关渗透,加强了驻扎在山海关南门外的火车站的日本守备队的军事力量 [1] 。日本关东军占领锦州后,一路侵犯到榆关城东门外,在山海关东北1公里的威远城至吴家岭一线,即第二次直奉战争中直军抵御奉军的主要阵地安营扎寨[1] 。那一带的地势略高于山海关所依的长城,驻扎那里的日本关东军居高临下,虎视眈眈,足以给山海关城区的防御造成极大的威胁 [1] 。这样,山海关城,即临榆县城的南门和东门都在日本军队的严密监视之下,驻守山海关的中国军队只能在北门和西门可以自由出入 [1] 。此外,山海关车站设有伪满洲国非法设立的所谓“海关” 、“铁路办事处”及“警察分驻所”等敌伪机构,山海关城区还有不少做刺探情报工作的日、韩侨民,中国军队的一切军事行动很难瞒过敌人的耳目 [1] 。

1932年11月间,日本关东军开始向沈阳至山海关的北宁铁路(即京奉铁路,1928年南京国民政府改北京为北平后用此称)沿线大举调动部队,在皇姑屯至山海关间的各个车站分驻重兵,并派第八师团开抵锦州,做入侵山海关的军事准备 [1] 。

12月8日晚上,进驻锦州的日军第八师团的一列铁路铁甲车,以追击东北抗日义勇军为借口,顺北宁铁路线开到山海关车站东端的长城缺口,并悍然向山海关城内射击炮弹有38发之多 [1] 。山海关城里顿时硝烟弥漫,火光冲天,数处民房被毁 [1] 。

此后,日本关东军一面逼迫中国守军“道歉”,一面又陆续调兵遣将,把3000余名步兵和40多门野炮、重炮分布在石河桥东、南门外及城东二里甸、威远城一带,另有3列铁甲车和20多辆坦克停在南水关城墙缺口及车站、石河大桥一带 [1] 。驻旅顺的日本津田第二舰队也派10余艘驱逐舰,分别停泊在山海关、秦皇岛海域,进行示威 [1] 。

至1932年12月底,日本进攻山海关的陆、海、空军集结完毕,只待寻找可乘之机 [1] 。

1933年1月1日,又一个新年开始了 [1] 。

当日上午,一队全副武装的日本守备队出现在车站近处的山海关南门外,催促住在南关一带的日本侨民搬离,明目张胆地透出了日军即将行动的信号 [1] 。

下午2时许,驻扎在山海关车站附近的日本秦榆守备队队长落合正次郎,通知所有留在临榆城里的日本侨民在5小时之内,全部退入城南的日本兵营“避难”[1] 。

与此同时,日本侵略者开始向中国驻军挑衅 [1] 。驻山海关车站的日本守备队的一个中队集结在南关大街上,突然向守卫在那里的中国哨兵开枪射击,并投掷手榴弹 [1] 。中国哨兵猝不及防,被迫撤至南门附近,听候行动命令 [1] 。

晚上9点30分,由绥中开来一列满载气势汹汹的日本士兵的军车 [1] 。这些日军士兵一下军车,便分布在车站附近,随意放枪 [1] 。

晚上10点40分,车站附近传来几响爆炸声;紧接,日军从城南的日本兵营向山海关城射来5发重型炮弹 [1] 。

炮声刚落,日军在车站及南关一带展开阵势,鸣枪向守卫山海关城的中国军队示威[1] 。

同时,受日军指挥的伪满洲军便衣队企图乘乱进占山海关城,被中国哨兵发现,当即被击退[1]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