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河抗战史料]山海关战斗(2) – 铁血网

扫码订阅

[热河抗战史料]山海关战斗(2)

1月2日凌晨,驻扎在山海关南关的中国铁路警察被日军缴械,设在山海关车站的中国铁路稽查队也被迫由南关撤入山海关城内 [1] 。

凌晨5时,日军继续增兵,日本关东军第八师团的3列铁甲车,载步、炮兵2000余名,开到山海关车站,加入攻打山海关城区的阵容 [1] 。

1日晚,全城军民连夜抢修防御工事,在各街道主要路口挖战壕,设置路障,各家各户挖地窖,四门紧闭,准备与日军决一死战 [1] 。

何柱国将军,向热血沸腾、英勇奋战在山海关前线的部下,发布了《告士兵书》[1] 。他慷慨激昂地袒露了自己的耿耿心迹:“愿与我忠勇将士,共洒此最后一滴之血,于渤海湾头,长城窟里。为人类张正义,为民族争生存,为国家雪奇耻,为军人树人格。上以慰我炎黄祖宗在天之灵,下以救我东北民众沦亡之惨…… [1] ”

2日上午9时,日军正式向山海关城发起进攻 [1] 。

日本守备队的一个名叫“儿玉”的中尉,带领70余人,在南关民房上架设机枪与平射炮,向山海关南城墙上的中国守军射击 [1] 。紧接,日军的一些步兵在炮火的掩护下,开始架梯爬城,进行强攻 [1] 。

中国守军英勇还击,打响了长城抗战第一枪 [1] 。

守卫南城墙的是六二六团一营 [1] 。

在熊熊燃烧的战火硝烟中,全营官兵在营长安德馨的率领下,个个身背大砍刀,腰缠手榴弹,一溜儿排开,站在城墙的垛口边上沉着应战,带着满腔复仇的怒火,奋不顾身,勇敢杀敌 [1] 。

攻城的日军登时被打得落花流水,日军中尉、号称“拼刺能手”的儿玉被当场炸死[1] 。

在同仇敌忾的中国守军的顽强抗击下,日军丢下十几具尸体,终于停止了爬城,开始向回撤退[1] 。

10时,敌人不甘失败,重新集结兵力,沿石河铁桥、南关、二里甸、威远城、吴家岭等地,从西、南、东三面包围山海关城,向中国守军的城防阵地全面展开进攻 [1] 。

进攻开始时,日军的30余门大炮齐鸣,向城内集中轰击。同时,有8架飞机沿着城墙低飞,投弹扫射 [1] 。

在日军大炮和飞机的轮番轰炸和扫射下,中国守军的伤亡很大 [1] 。

紧接,日军出动20余辆坦克,掩护步兵又向城墙猛扑过来 [1] 。

中国守军毫不畏惧,凭着大刀和手榴弹,顶着猛烈的炮火,坚守阵地,和敌人展开最惨烈的搏斗[1] 。

双方前后激战长达4个小时,日军攻城的作战计划始终未能得逞 [1] 。

入夜,日军继续调兵,加强对山海关城区的包围;停泊在老龙头海面的4艘敌舰,彻夜不停地用探照灯四处照射 [1] 。

为了攻破山海关城防,日军不惜调动陆、海、空三军的兵力,布成了陆、海、空联合进攻的阵势[1] 。

1月3日上午8时,日军又开始发起了新一轮攻击,由从东北调来的第八师团铃木旅团担任主攻[1] 。

8时许,先是由数架飞机在山海关城上空盘旋投弹,后有一架飞机从山海关飞向秦皇岛、南大寺、北戴河、昌黎一带,侦察中国军队的动态 [1] 。

10时,日军集中海、陆重炮和飞机,轰击山海关南门一带 [1] 。南门城楼被炮火击中,附近的城墙也被炸豁。紧接,铃木旅团和由舰艇登陆的陆战队,纠集多达6000余名日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向南门一带猛烈进攻 [1] 。

面对敌人强大的攻势,中国守城将士临危不乱,在营长安德馨的指挥下奋勇还击[1] 。

这些勇士居高临下,依托有利的地形,远则以机枪扫射,近则以手榴弹投杀 [1] 。

双方在南门城楼和附近城墙进退拼杀,伤亡都很惨重 [1] 。

敌人见立攻不下,便向城内发射燃烧弹。一队日军借着浓烟摸上了守备力量比较薄弱的东南角楼[1] 。之后,南门也被日军占据[1] 。

形势紧急,中国守军预备队立刻向南门增援反攻,第十一连自东门(即“天下第一关”城门)向东南角逆袭,很快将得逞一时的敌军击退 [1] 。

午后2时,日军的强大攻势再次对准了东南城角 [1] 。

猛烈的炮火将城墙轰出一个巨大的豁口 [1] 。

敌人由豁口突进,中国守军屡堵屡仆,拼争非常激烈 [1] 。

最终,东南城角终因敌我双方的力量众寡悬殊而告失守 [1] 。

日军突破东南城角后,立即沿城墙推进,给中国的守城部队造成了很大的威胁 [1] 。

同一时间,日军集中坦克冲破南门城门,迫使中国守军向城内撤退 [1] 。

坚守东南城角及魁星楼附近的六二六团一营二连连长刘虞宸壮烈牺牲;领兵试图夺回南门的三连连长关景泉战死;四连连长王宏元等相继殉国…… [1]

六二六团一营官兵不甘南门城门失守,同冲进城内的日军展开了激烈的巷战 [1] 。

他们挥舞大刀,在南大街的每个道口与敌人展开贴身肉搏 [1] 。

营长安德馨一马当先,率领两个班的战士奋勇杀敌 [1] 。他的头部、肘部多处中弹,却仍然奋不顾身,越战越勇,直至在西关清真寺附近壮烈牺牲 [1] 。

安德馨营长用自己的生命的音响和光华,实践了自己在镇守山海关的战斗中立下的壮烈誓言:“我安某一日在山海关,日本人一日不能过去。日人要过,只有在我的尸体上踏过。 [1] ”

安德馨营长英勇就义后,一营官兵继续浴血杀敌,无一投降 [1] 。

在南门一带的争夺战异常激烈之际,城东二里甸、馒头山方面的日军亦已迫近城下,东北城角和北门、西门经顽强抵抗,也相继失守 [1] 。

这一天傍晚,日军在付出了相当大的代价后,终于控制了山海关全城 [1] 。

中国守军为抗击日本侵略者的进攻,也作出了惨烈的牺牲 [1] 。在两天的拼杀中,阵亡的官兵多达400余人,负伤300余人 [1] 。一营除营长安德馨牺牲外,二、三、四、五连连长均战死(五连连长谢振藩在撤退时牺牲)[1] 。

社会反映

《新北平报》几点谈话之后,从中足见当时群众情绪。

1月4日,设在北平的东北民众抗日救国会作出决定:第一,敦促张学良率东北军出长城反攻;第二,发动东北义勇军配合国军反攻;第三,呼吁全国民众团结起来,一致督促南京政府抗战。

辽宁、吉林、黑龙江民众后援会也作出了类似的敦促张学良抗日的决议。

1月7日,中国共产党中央委员会在《关于日本帝国主义进攻华北的决议》中指出:

日本帝国主义的炮轰及占领山海关,开始了帝国主义残杀中国民众及瓜分中国的新阶段。

1月14日,著名爱国人士黄炎培、杜重远等从上海北上,来到北平,商量协力抗日办法,进一步敦促张学良积极行动起来抗击日寇。

1月17日报纸文章:

“国不保,饭碗焉能保……山海关为中国东北门户。第一天险,实即中华民族生命最后的决斗地”

1月18日报纸文章:

“前天在前线,何柱国亲自对老百姓说:‘榆关之失,是日本先用坦克冲进南门,而当时安德馨一营活活以肉体去拼命,试想以血肉之躯挡无畏的炮车,哪能不牺牲如此之多?’宁可毁个人躯肉,捍卫国家,可歌可泣,只此证明中华民族精神不死。”

有不少报纸向张学良发出责问:握有华北兵权的陆海空军副总司令,难道忘了“九·一八”的教训,忘了东北三千万父老,为什么不对日寇的侵犯实行有力抵抗,为什么把中华大地、大好河山让日本去占领!?

参考资料

1.山海关战事 .山海关政协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