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 图片

  • 精选酷图
  • 焦点图集
  • 军事酷图
  • 国际酷图
  • 历史酷图
  • 社会酷图
  • 乐虎国际66酷图
  • 猎奇酷图
  • 警察

  • 处警故事
  • 警察生活
  • 警务探讨
  • 图说警察
  • 警察聚焦
  • 游戏

  • 大将军
  • 大侠传
  • 一代宗师
  • 将军
  • 征战四方
  • 傲视天地
  • 三国风云2
  • 秦美人
  • 君品商城

  • 军迷服饰
  • 军迷手表
  • 军迷鞋靴
  • 军迷包具
  • 我要发帖

    1
    铁血社区 > 铁血历史论坛 > 中国历史 > 鲁迅病逝后蒋介石送他6个字

    帖子主题:鲁迅病逝后蒋介石送他6个字

    共 9632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383994
  • 工分:22797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鲁迅病逝后蒋介石送他6个字

    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鲁迅先生曾是年轻人心中的一面旗帜,他把文学当成匕首与投枪,一生都在与黑恶势力作斗争。众所周知,鲁迅的“骂”是出了名的,但凡他看不惯的人和事,他都会“痛下杀手”,在全国各大报刊上奋笔疾书“舌斗群魔”。鲁迅的刀笔犀利,骂人能骂到入骨三分,比如我们中学课本曾收录过鲁迅先生的一篇杂文,叫《丧家的资本家的乏走狗》,骂的就是当时文化界的著名人物梁实秋的。在中国近代文学史上,鲁迅先生曾是年轻人心中的一面旗帜,他把文学当成匕首与投枪,一生都在与黑恶势力作斗争。

    其实,不只是梁实秋,被他骂过的不计其数,大多是社会名流,诸如:吴稚晖、陈源、徐志摩、章士钊、胡适、林语堂、郭沫若、周扬、夏衍、朱光潜、李四光、施蜇存、丁玲、成仿吾、章克标、邵洵美等等。

    鲁迅不骂那些无权无势的文人同道,对于那些贪官污吏丝毫不手软,就连手据生杀予夺大权的要人,他也照骂不误。比如戴笠,那可是个连日本人怕得要命的主儿,鲁迅先生照骂不误。但是,纵观鲁迅一生,却从没骂过作为那个时代黑恶根源的总头子蒋介石,这多少让人有点不解。鲁迅与蒋介石是浙江老乡,两人的老家相距不足150公里,虽然两人的人生并不无实际“交集”,但是,从零星的史料与当事人的文章中,我们仍可以发现,两个人是有些“惺惺相惜”的。为什么这样说呢?我们只要来看看鲁迅当年的遭遇就可明白一二。

    鲁迅所生活的年代,用我们历史课本上的话来说就是,白色恐怖时代,处于高压统治下的民众是不能乱说乱动的,否则一不小心,就会把命给整没了。按照鲁迅的“反动”程度,他就是有一百条性命也不够折腾的,因为他们要想要鲁迅的命易如反掌。但是面对鲁迅的“挑衅与漫骂”,他除了受到口头上的恐吓以及几张无人实施的通缉令外,鲁迅仍能安然无恙地睡觉、写作、愤世疾俗地活着,这和蒋介石对鲁迅的欣赏与偏袒有很大关系。下面再给大家讲个鲜为人知的故事,从中我们也能窥见一点他们两人之间的那种微妙关系。

    1930年12月,兼任着教育部长的蒋介石收到密告:“教育部那个特约编辑周豫才,就是通缉在案的鲁迅。”告密者的本意是想借此邀功,没想到蒋介石却对告密者说:“你找个他在部中的好朋友去告诉他,我很高兴能与他共事。我素来很敬仰他,还想和他会会面。只要他愿意去日本住一段时间,不但可以解除通缉令,职位也当然保留;而且如果有别的想法,也可以办到。”后来,收到消息的鲁迅,拒绝了蒋的“好意”,不想与他这个重权在据的浙江老乡一晤。鲁迅在教育部任职时,一个月有300元现大洋的薪水,后来鲁迅在教育部的职务被免,每月300元的现大洋又继续拿了多年,这不能说与蒋的关照有关。

    抗战前夕,鲁迅肺结核病严重至卧床不起。当时,鲁迅曾想赴苏联治疗肺病。这件事蒋介石知道后,立刻指示拨出一笔钱帮助鲁迅到日本治病。蒋介石说:“我是浙江人,我知道浙江人的脾气,鲁迅是吃软不吃硬的。送他去日本养病,他就不会骂人了。”

    后来蒋介石还委托蒋梦麟专程去看望鲁迅,但是这次仍然被鲁迅拒绝了。鲁迅也最终因为肺结核,在1936年10月19日走完了自己的人生之路。虽然鲁迅一再拒绝蒋介石的“好意”(蒋只是在打人情牌,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封住鲁迅的嘴,聪明如鲁迅者,当然不会轻易上当),但是他在内心深处对他这个身居高位的小老乡(鲁迅比蒋介石大六岁)也是存有一丝好感或期待的。所以终其一生,没在公开场合骂过蒋介石。而鲁迅先生逝世的噩耗惊动了无数的中国人,在上海敬仰他的民众络绎不绝地参加到治丧的活动中。 蔡元培、内山完造、宋庆龄、史沫特莱、沈钧儒、萧三、茅盾、胡愈之、胡风、周作人、周建人等十三人组成了鲁迅治丧委员会。很多政界名流、知名人士都送了花圈和挽联。时任财政部长孔祥熙以个人名义送的挽联为:

    一代高文树新帜,千秋孤痛托遗言。

    而鲜为人知的是,蒋介石还委托上海市长吴铁城到灵堂致哀,并以他个人名义敬献花圈——花圈上题写的很普通的六个字:“鲁迅先生千古”。有人说鲁迅先生也是识时务者,因为当初有人劝说鲁迅用真名去骂蒋介石时,遭到鲁迅拒绝,认为这样做风险很大,所以鲁迅虽然嫉恶如仇,但是仍然要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考虑。

    我们不能对鲁迅求全责备,保全生命,才能继续战斗,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嘛。也可以从侧面看出: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

    打赏
    收藏文本
    28
    0
    2018/1/31 21:55:55

    热门回复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79117
  • 头衔:兰州拉面忠实用户
  • 工分:80589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2018/2/2 9:27:3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晚妹,看看你的蒋公公是怎么“尊敬知识分子”的:

    1.左拉所有作品被禁,因为他姓左。

    2.《天龙八部》有一段,两人打架,王语嫣插了一句:这个是蒋家名招“过往云烟”。于是《天龙八部》被禁了。

    3.一个电影叫做《师妹出马》被禁,后改名《师妹出关》才允许放。

    4.《射雕英雄传》因接近某人诗词“只识弯弓射大雕”被禁。后改名《大漠英雄传》在台出版,但又因为黄老邪住在岛上,自称岛主被禁。

    5.某老头在街上讲:tg在长江上建立长江大桥”被人听到,属于为匪宣传,关了起来,后来查出他二十年前加入过tg的青年团,两罪并罚,毙了。

    6.陈映真被抄家,抄出马克吐温全集一套,审官曰:马克吐温乃是马克思的弟弟,这个明显是通匪有据。判了12年。

    7.柏杨翻译《大力水手》父子二人跑到荒岛上竞选总统那段时,把”fellows“译为”全国军民同胞们”。结果激怒当局:这句话只有蒋总统能使用,这是在“「大力水手」漫画挑拨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感情,打击最高领导中心,且在精密计划下,安排在元月二日刊出....用心毒辣。判12年。

    8.某人在报纸上发表反g的文章时,引用了马 克思,韦伯的话,被关了9年。

    9.罗家论出书提倡简体字,立刻被指为“与tg隔海唱和”,他慌忙掏出蒋总统的一句话作为书名:“这样的文字,非简化不可”才避免被捕。

    10.国立政治大学学生代联会主席许席图,举办一个”统一社“由于社名犯禁,不是”反攻社“被捕。在狱中折磨致疯。

    11.常凯申每年都要大办生日,每年都下命令说不要操办。某杂志把他每年生日的祝寿文件和他下的不要庆贺的命令集结起来,是为“祝寿专号”事件。

    12.弯弯老师教育小孩:切杨桃要竖着切,不能切片,盖横着会切成星型,反 动透顶。

    13.台湾糖业公司人事室股长林美海母亲在大陆,他托他女儿的一位南非同学,带美金五百元给他的母亲。该黑人把钱带到了,而且和他母亲拍了一张合照,加上收据,从南非寄给林美海,被人告发,结论:通匪资匪,证据确凿,毙了。

    14.蒋 经 国看了一个讲述拿破仑的电影,里面有一段,拿破被关到岛上,一个女人给他送衣服,蒋经国看了大怒,下令禁演:这个明显是讽刺战争失败,流落荒岛只有女人送衣服。有人指出:这是在gg内 战之前拍的,不可能是讽刺弯弯,结果被判了7年。

    15.一个流氓打架斗殴,被关进局子,局子里面的人对他大肆殴打,他被打得受不了,听说隔壁关的都是左派的读书人,于是心生一计,早上大喊:tg万岁!毛XX万岁!遂被拉到关押左派地方,关的都是文人,于是变成他欺负别人。但结果恰逢tg发动金门炮战,常公大怒,杀掉很多犯人,这厮发表反动言论证据确凿,毙了。

    16.很长一段时间,台湾没有八路公交车。

    17.歌曲《捉泥鳅》中“小毛的哥哥带他去捉泥鳅”,因“小毛”而被禁。

    2018/2/2 9:11:41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申报》总经理史量才没骂蒋介石。只是说:“你有10万兵,但我有10万读者。”

    结果被蒋杀了。

    2018/2/2 9:23:41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976157
  • 工分:7939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常公凯申十分尊重鲁迅,所以鲁迅的文章常常被禁,不得不经常更换笔名,以至于鲁迅一生所用笔名达190多个,这都得感谢当时的政府和执政者啊;还有,鲁迅的生命安全也得到执政者的重视,以致不得不常年住在上海租界 。至于常公凯申批钱给鲁迅去日本治病,只不过是拉拢手段,鲁迅本人坚决不去日本,这一点,许广平和唐弢的回忆里都有。

    最后再说明一点,当时国民政府从1930年就发出了对鲁迅的通缉令,直至先生逝世都没有撤销,若不是先生一直住在租界当中,后果是啥?为了“保护和尊重”鲁迅先生,李老太心中完美的国民政府可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机关算尽啊。

    李老太说的“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简直令人作呕:杨杏佛、柔石、胡也频、殷夫、李伟森、冯铿、李公朴、闻一多。。。。。。如果对历史资料再仔细搜寻,这个死亡名单会拉得足以令李老太满意。至于下狱、被通缉、被禁止发表文章、被各种迫害排挤的就没法说了。

    2018/2/2 14:01:0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蒋友柏:

    “我的曾祖父于1921年到1948年所带领的国民政府总共杀害约1000万中国人,虽然杀人并不是我曾祖父亲手扣的扳机,但毕竟他在当时代表的是那个执行的政府。”

    2018/2/2 9:24:25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晚妹,不知道你按任务发帖之前是否有看帖,但你看看大家的跟帖,你该知道为啥你在铁血被众人唾面了吧,真的,奉劝你,悬崖勒马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2/2 13:41:4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504326
  • 工分:27778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还在给老蒋涂脂抹粉?412以后老蒋的嘴脸世人皆知。

    2018/2/2 14:07:0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鲁迅逝世,民国元老蔡元培所送的挽联:「著述最谨严,非徒中国小说史;遗言尤沉痛,莫作空头文学家。」

    「中国小说史」,指的是鲁迅一九二○年起在北京大学讲授中国小说史课程的讲义。下联中,对鲁迅在遗嘱中谆谆告诫他的儿子万不可做空头文学家的见解,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和赞许。

    2018/2/2 9:34:4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35486
  • 工分:1157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闻一多、李公朴等被杀的文人冤魂晚上会去找你的,楼主,吹马屁不能昧着良心

    2018/2/2 10:40:25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55074
  • 工分:145712
  • 左箭头-小图标
    热回复背景

    33楼 司徒汉
    这鲁迅倒是左右逢源。
    常公凯申十分尊重鲁迅,所以鲁迅的文章常常被禁,不得不经常更换笔名,以至于鲁迅一生所用笔名达190多个,这都得感谢当时的政府和执政者啊;还有,鲁迅的生命安全也得到执政者的重视,以致不得不常年住在上海租界 。至于常公凯申批钱给鲁迅去日本治病,只不过是拉拢手段,鲁迅本人坚决不去日本,这一点,许广平和唐弢的回忆里都有。

    最后再说明一点,当时国民政府从1930年就发出了对鲁迅的通缉令,直至先生逝世都没有撤销,若不是先生一直住在租界当中,后果是啥?为了“保护和尊重”鲁迅先生,李老太心中完美的国民政府可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机关算尽啊。[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877073_1.html/ ]

    李老太说的“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简直令人作呕:杨杏佛、柔石、胡也频、殷夫、李伟森、冯铿、李公朴、闻一多。。。。。。如果对历史资料再仔细搜寻,这个死亡名单会拉得足以令李老太满意。至于下狱、被通缉、被禁止发表文章、被各种迫害排挤的就没法说了

    2018/2/2 21:20:09

    网友回复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79117
  • 头衔:兰州拉面忠实用户
  • 工分:80589
  • 左箭头-小图标

    ......
    54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 和蒋介石有什么关系???

    啊??

    61楼 nayven
    哇,好厉害好厉害

    当然没关系了,妥妥的~没毛病~

    五四和五卅是有燕京和清华的学生有人中了五百万大奖,请了全校同学去酒吧HAPPY~结果碰到当时的警察叔叔打牌输了钱心情不爽,两下凑到一起就打起来了,怎么能污蔑伟大领袖蒋委员长呢~对吧?

    还有花园口决堤,是当地的驻军眼看连日大旱,心疼庄家收成,遂决定开堤浇地,为的是保良田千倾,实乃蒋委员长之用心良苦也,对吧~

    火烧长沙就更别说了,时至隆冬腊月,大雪纷飞,长沙古城遇到百年难遇之寒潮,城中多饿殍冻死,蒋委员长体恤黎民,毅然决然命守军火烧长沙城给百姓们生火取暖,霎时间只见火光冲天,温暖的火光映红了长沙百姓的脸庞,人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泪水,对吧~

    于是乎四年以后,全国百姓感恩戴德,箪食壶浆欢送王师开垦台湾,蒋公临走之前老泪纵横,对欢送他走的百姓们许诺:吾身虽暂处台湾,但于大陆之上吾仍将安排孝子贤孙若干,时时领导尔等怀念吾之功绩,如:五四、五卅、花园口、长沙城等等,尔等当以吾之孝子贤孙为楷模,时时怀念党国之光辉,领袖之伟大云云。

    如何?上面说的可让阁下满意?能掐会算的你是否能算到炮党还能活几年?能不能算到我们是打过去呢还是他们自己头像过来?能算到下期双色球不?或者你中午吃什么菜?装逼不要~容易挨雷劈~知道吗?

    62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都和蒋介石没关系。
    63楼 nayven
    我明白你什么意思,1912年以后到1949年中国是不是叫中华民国?我说的是针对民国时知识分子地位的问题,不是北洋政府还是常将军谁执政的问题,按你的逻辑我要把每件事每个事件指名道姓明确到每个总统、省长、市长、专员咯?
    65楼 dafeiting
    其实,哪些知识分子,跟现在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情况差不多,不为主流服务,又对大众有一定影响力。

    个人看法。

    完全是两回事,一种人以自我为中心,一种人以国家为中心;你这楼歪的,你慢慢玩

    2018/2/26 8:39:53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3127368
  • 头衔:能掐会算
  • 工分:24308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54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 和蒋介石有什么关系???

    啊??

    61楼 nayven
    哇,好厉害好厉害

    当然没关系了,妥妥的~没毛病~

    五四和五卅是有燕京和清华的学生有人中了五百万大奖,请了全校同学去酒吧HAPPY~结果碰到当时的警察叔叔打牌输了钱心情不爽,两下凑到一起就打起来了,怎么能污蔑伟大领袖蒋委员长呢~对吧?

    还有花园口决堤,是当地的驻军眼看连日大旱,心疼庄家收成,遂决定开堤浇地,为的是保良田千倾,实乃蒋委员长之用心良苦也,对吧~

    火烧长沙就更别说了,时至隆冬腊月,大雪纷飞,长沙古城遇到百年难遇之寒潮,城中多饿殍冻死,蒋委员长体恤黎民,毅然决然命守军火烧长沙城给百姓们生火取暖,霎时间只见火光冲天,温暖的火光映红了长沙百姓的脸庞,人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泪水,对吧~

    于是乎四年以后,全国百姓感恩戴德,箪食壶浆欢送王师开垦台湾,蒋公临走之前老泪纵横,对欢送他走的百姓们许诺:吾身虽暂处台湾,但于大陆之上吾仍将安排孝子贤孙若干,时时领导尔等怀念吾之功绩,如:五四、五卅、花园口、长沙城等等,尔等当以吾之孝子贤孙为楷模,时时怀念党国之光辉,领袖之伟大云云。

    如何?上面说的可让阁下满意?能掐会算的你是否能算到炮党还能活几年?能不能算到我们是打过去呢还是他们自己头像过来?能算到下期双色球不?或者你中午吃什么菜?装逼不要~容易挨雷劈~知道吗?

    62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都和蒋介石没关系。
    63楼 nayven
    我明白你什么意思,1912年以后到1949年中国是不是叫中华民国?我说的是针对民国时知识分子地位的问题,不是北洋政府还是常将军谁执政的问题,按你的逻辑我要把每件事每个事件指名道姓明确到每个总统、省长、市长、专员咯?
    其实,哪些知识分子,跟现在的公共知识分子的情况差不多,不为主流服务,又对大众有一定影响力。

    个人看法。

    2018/2/25 8:13:28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3127368
  • 头衔:能掐会算
  • 工分:24308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54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 和蒋介石有什么关系???

    啊??

    61楼 nayven
    哇,好厉害好厉害

    当然没关系了,妥妥的~没毛病~

    五四和五卅是有燕京和清华的学生有人中了五百万大奖,请了全校同学去酒吧HAPPY~结果碰到当时的警察叔叔打牌输了钱心情不爽,两下凑到一起就打起来了,怎么能污蔑伟大领袖蒋委员长呢~对吧?

    还有花园口决堤,是当地的驻军眼看连日大旱,心疼庄家收成,遂决定开堤浇地,为的是保良田千倾,实乃蒋委员长之用心良苦也,对吧~

    火烧长沙就更别说了,时至隆冬腊月,大雪纷飞,长沙古城遇到百年难遇之寒潮,城中多饿殍冻死,蒋委员长体恤黎民,毅然决然命守军火烧长沙城给百姓们生火取暖,霎时间只见火光冲天,温暖的火光映红了长沙百姓的脸庞,人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泪水,对吧~

    于是乎四年以后,全国百姓感恩戴德,箪食壶浆欢送王师开垦台湾,蒋公临走之前老泪纵横,对欢送他走的百姓们许诺:吾身虽暂处台湾,但于大陆之上吾仍将安排孝子贤孙若干,时时领导尔等怀念吾之功绩,如:五四、五卅、花园口、长沙城等等,尔等当以吾之孝子贤孙为楷模,时时怀念党国之光辉,领袖之伟大云云。

    如何?上面说的可让阁下满意?能掐会算的你是否能算到炮党还能活几年?能不能算到我们是打过去呢还是他们自己头像过来?能算到下期双色球不?或者你中午吃什么菜?装逼不要~容易挨雷劈~知道吗?

    62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都和蒋介石没关系。
    63楼 nayven
    我明白你什么意思,1912年以后到1949年中国是不是叫中华民国?我说的是针对民国时知识分子地位的问题,不是北洋政府还是常将军谁执政的问题,按你的逻辑我要把每件事每个事件指名道姓明确到每个总统、省长、市长、专员咯?

    2018/2/25 8:06:20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79117
  • 头衔:兰州拉面忠实用户
  • 工分:80589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54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 和蒋介石有什么关系???

    啊??

    61楼 nayven
    哇,好厉害好厉害

    当然没关系了,妥妥的~没毛病~

    五四和五卅是有燕京和清华的学生有人中了五百万大奖,请了全校同学去酒吧HAPPY~结果碰到当时的警察叔叔打牌输了钱心情不爽,两下凑到一起就打起来了,怎么能污蔑伟大领袖蒋委员长呢~对吧?

    还有花园口决堤,是当地的驻军眼看连日大旱,心疼庄家收成,遂决定开堤浇地,为的是保良田千倾,实乃蒋委员长之用心良苦也,对吧~

    火烧长沙就更别说了,时至隆冬腊月,大雪纷飞,长沙古城遇到百年难遇之寒潮,城中多饿殍冻死,蒋委员长体恤黎民,毅然决然命守军火烧长沙城给百姓们生火取暖,霎时间只见火光冲天,温暖的火光映红了长沙百姓的脸庞,人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泪水,对吧~

    于是乎四年以后,全国百姓感恩戴德,箪食壶浆欢送王师开垦台湾,蒋公临走之前老泪纵横,对欢送他走的百姓们许诺:吾身虽暂处台湾,但于大陆之上吾仍将安排孝子贤孙若干,时时领导尔等怀念吾之功绩,如:五四、五卅、花园口、长沙城等等,尔等当以吾之孝子贤孙为楷模,时时怀念党国之光辉,领袖之伟大云云。

    如何?上面说的可让阁下满意?能掐会算的你是否能算到炮党还能活几年?能不能算到我们是打过去呢还是他们自己头像过来?能算到下期双色球不?或者你中午吃什么菜?装逼不要~容易挨雷劈~知道吗?

    62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都和蒋介石没关系。
    我明白你什么意思,1912年以后到1949年中国是不是叫中华民国?我说的是针对民国时知识分子地位的问题,不是北洋政府还是常将军谁执政的问题,按你的逻辑我要把每件事每个事件指名道姓明确到每个总统、省长、市长、专员咯?

    2018/2/24 15:59:23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3127368
  • 头衔:能掐会算
  • 工分:24308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54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 和蒋介石有什么关系???

    啊??

    61楼 nayven
    哇,好厉害好厉害

    当然没关系了,妥妥的~没毛病~

    五四和五卅是有燕京和清华的学生有人中了五百万大奖,请了全校同学去酒吧HAPPY~结果碰到当时的警察叔叔打牌输了钱心情不爽,两下凑到一起就打起来了,怎么能污蔑伟大领袖蒋委员长呢~对吧?

    还有花园口决堤,是当地的驻军眼看连日大旱,心疼庄家收成,遂决定开堤浇地,为的是保良田千倾,实乃蒋委员长之用心良苦也,对吧~

    火烧长沙就更别说了,时至隆冬腊月,大雪纷飞,长沙古城遇到百年难遇之寒潮,城中多饿殍冻死,蒋委员长体恤黎民,毅然决然命守军火烧长沙城给百姓们生火取暖,霎时间只见火光冲天,温暖的火光映红了长沙百姓的脸庞,人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泪水,对吧~

    于是乎四年以后,全国百姓感恩戴德,箪食壶浆欢送王师开垦台湾,蒋公临走之前老泪纵横,对欢送他走的百姓们许诺:吾身虽暂处台湾,但于大陆之上吾仍将安排孝子贤孙若干,时时领导尔等怀念吾之功绩,如:五四、五卅、花园口、长沙城等等,尔等当以吾之孝子贤孙为楷模,时时怀念党国之光辉,领袖之伟大云云。

    如何?上面说的可让阁下满意?能掐会算的你是否能算到炮党还能活几年?能不能算到我们是打过去呢还是他们自己头像过来?能算到下期双色球不?或者你中午吃什么菜?装逼不要~容易挨雷劈~知道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都和蒋介石没关系。

    2018/2/23 21:17:58
  • 头像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79117
  • 头衔:兰州拉面忠实用户
  • 工分:80589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54楼 dafeiting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 和蒋介石有什么关系???

    啊??

    哇,好厉害好厉害

    当然没关系了,妥妥的~没毛病~

    五四和五卅是有燕京和清华的学生有人中了五百万大奖,请了全校同学去酒吧HAPPY~结果碰到当时的警察叔叔打牌输了钱心情不爽,两下凑到一起就打起来了,怎么能污蔑伟大领袖蒋委员长呢~对吧?

    还有花园口决堤,是当地的驻军眼看连日大旱,心疼庄家收成,遂决定开堤浇地,为的是保良田千倾,实乃蒋委员长之用心良苦也,对吧~

    火烧长沙就更别说了,时至隆冬腊月,大雪纷飞,长沙古城遇到百年难遇之寒潮,城中多饿殍冻死,蒋委员长体恤黎民,毅然决然命守军火烧长沙城给百姓们生火取暖,霎时间只见火光冲天,温暖的火光映红了长沙百姓的脸庞,人人脸上都挂着幸福的泪水,对吧~

    于是乎四年以后,全国百姓感恩戴德,箪食壶浆欢送王师开垦台湾,蒋公临走之前老泪纵横,对欢送他走的百姓们许诺:吾身虽暂处台湾,但于大陆之上吾仍将安排孝子贤孙若干,时时领导尔等怀念吾之功绩,如:五四、五卅、花园口、长沙城等等,尔等当以吾之孝子贤孙为楷模,时时怀念党国之光辉,领袖之伟大云云。

    如何?上面说的可让阁下满意?能掐会算的你是否能算到炮党还能活几年?能不能算到我们是打过去呢还是他们自己头像过来?能算到下期双色球不?或者你中午吃什么菜?装逼不要~容易挨雷劈~知道吗?

    2018/2/23 9:01:51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9670962
  • 工分:40604
  • 左箭头-小图标

    2楼 anan93
    坐看楼主被赏脸!.
    它正在撑着伞呢

    2018/2/22 17:00:46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晚妹,你不是在《租界》一铁中说要“忘却仇恨”的吗?面对洋人你可以那么“宽容”,咋一面对中共,你就换了一副嘴脸呢?

    还记得“风中的哭泣”网友是怎么提醒你的吗:

    你自己都做不到的事情,就不要老是叉着腰去要求别人做

    2018/2/20 20:54:38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歪楼大王,这个帖子和主帖有什么关系?

    2018/2/20 20:51:1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11999
  • 工分:11975
  •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看看都放出来个什么,就这玩应刚放出来就疯狂攻击共产党。

    2018/2/20 19:55:34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411999
  • 工分:11975
  •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唉,这不对啊,你不是说蒋统区政治宽松,言论自由吗?共产党都可以明着在国民党机关刊物上发表文章吗?为啥要费这些事?奇怪!老李来解释下!

    2018/2/20 19:54:41
  • 军衔:空军上尉
  • 军号:3127368
  • 头衔:能掐会算
  • 工分:24308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 和蒋介石有什么关系???

    啊??

    2018/2/20 19:17:32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7542602
  • 工分:19111
  • 左箭头-小图标

    其实,不只是梁实秋,被他骂过的不计其数,大多是社会名流,诸如:吴稚晖、陈源、徐志摩、章士钊、胡适、林语堂、郭沫若、周扬、夏衍、朱光潜、李四光、施蜇存、丁玲、成仿吾、章克标、邵洵美等等。----- 有证据吗!

    2018/2/20 11:11:00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554471
  • 工分:3526
  • 左箭头-小图标

    原帖已被删除
    这种臭屁应该去台湾放!

    2018/2/5 10:59:51
  • 军衔:陆军下士
  • 军号:6794855
  • 工分:29767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敬重的目的,只是利用。不能被利用,而且还是反对的急先锋,不死不足以平蒋公的心头愤怒!也达不到以儆效尤的警告效应。

    2018/2/5 10:58:54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79117
  • 头衔:兰州拉面忠实用户
  • 工分:80589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44楼 chezhu
    因为他们违反当时的法律
    哦?愿闻其详

    2018/2/5 9:28:41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7554471
  • 工分:3526
  • 左箭头-小图标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放屁!李公仆、闻一多是怎么死的?

    2018/2/5 8:33:06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986627
  • 工分:27861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13楼 右武卫将军
    晚妹,看看你的蒋公公是怎么“尊敬知识分子”的:

    1.左拉所有作品被禁,因为他姓左。

    2.《天龙八部》有一段,两人打架,王语嫣插了一句:这个是蒋家名招“过往云烟”。于是《天龙八部》被禁了。

    3.一个电影叫做《师妹出马》被禁,后改名《师妹出关》才允许放。

    4.《射雕英雄传》因接近某人诗词“只识弯弓射大雕”被禁。后改名《大漠英雄传》在台出版,但又因为黄老邪住在岛上,自称岛主被禁。

    5.某老头在街上讲:tg在长江上建立长江大桥”被人听到,属于为匪宣传,关了起来,后来查出他二十年前加入过tg的青年团,两罪并罚,毙了。

    6.陈映真被抄家,抄出马克吐温全集一套,审官曰:马克吐温乃是马克思的弟弟,这个明显是通匪有据。判了12年。

    7.柏杨翻译《大力水手》父子二人跑到荒岛上竞选总统那段时,把”fellows“译为”全国军民同胞们”。结果激怒当局:这句话只有蒋总统能使用,这是在“「大力水手」漫画挑拨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感情,打击最高领导中心,且在精密计划下,安排在元月二日刊出....用心毒辣。判12年。

    8.某人在报纸上发表反g的文章时,引用了马 克思,韦伯的话,被关了9年。

    9.罗家论出书提倡简体字,立刻被指为“与tg隔海唱和”,他慌忙掏出蒋总统的一句话作为书名:“这样的文字,非简化不可”才避免被捕。

    10.国立政治大学学生代联会主席许席图,举办一个”统一社“由于社名犯禁,不是”反攻社“被捕。在狱中折磨致疯。

    11.常凯申每年都要大办生日,每年都下命令说不要操办。某杂志把他每年生日的祝寿文件和他下的不要庆贺的命令集结起来,是为“祝寿专号”事件。

    12.弯弯老师教育小孩:切杨桃要竖着切,不能切片,盖横着会切成星型,反 动透顶。

    13.台湾糖业公司人事室股长林美海母亲在大陆,他托他女儿的一位南非同学,带美金五百元给他的母亲。该黑人把钱带到了,而且和他母亲拍了一张合照,加上收据,从南非寄给林美海,被人告发,结论:通匪资匪,证据确凿,毙了。

    14.蒋 经 国看了一个讲述拿破仑的电影,里面有一段,拿破被关到岛上,一个女人给他送衣服,蒋经国看了大怒,下令禁演:这个明显是讽刺战争失败,流落荒岛只有女人送衣服。有人指出:这是在gg内 战之前拍的,不可能是讽刺弯弯,结果被判了7年。

    15.一个流氓打架斗殴,被关进局子,局子里面的人对他大肆殴打,他被打得受不了,听说隔壁关的都是左派的读书人,于是心生一计,早上大喊:tg万岁!毛XX万岁!遂被拉到关押左派地方,关的都是文人,于是变成他欺负别人。但结果恰逢tg发动金门炮战,常公大怒,杀掉很多犯人,这厮发表反动言论证据确凿,毙了。

    16.很长一段时间,台湾没有八路公交车。

    17.歌曲《捉泥鳅》中“小毛的哥哥带他去捉泥鳅”,因“小毛”而被禁。

    一位美国医生这样说过,大意是:很少能治愈,更多是安慰,总是去关怀。

    只可惜,你的药再有用,你的药方再高明,你的‘晚妹’也是不看,不用的。

    对于‘李氏’群胞胎来说,‘逢中必反,逢兔必黑’,是职业,也是基因!呵呵~~

    2018/2/5 8:20:15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9986627
  • 工分:27861
  • 左箭头-小图标

    ‘蒋粉’频举招魂幡,‘李生’巧舌花簇簇;
    奈何穷尽溢美辞,徒为凯申扬骂名!

    2018/2/4 21:14:14
  • 军衔:空军上士
  • 军号:322550
  • 工分:7254
  •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司徒汉
    这鲁迅倒是左右逢源。
    这种事情上不能人云亦云。你要找资料,查史实,然后再下结论。否则会很可笑的。

    2018/2/4 17:17:17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27楼 右武卫将军
    晚妹,你最尊敬的杨天石,是这么评价蒋介石对知识分子的态度的,晚妹,所以说你,根本啥都不懂,就只有谄媚马屁:

    “蒋对民主党派、文化人的印象坏透了,对民盟、张澜、黄炎培、左舜生都没好话。蒋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许多都是糊涂蛋,日记中出现大量骂文化人的话。”

    37楼 李凝晚2
    1947年3月中央机关撤离延安……王实味则由中央社会部送到晋绥根据地。途中因王实味“神经不健康,身体也不好”,便成了行军途中的一个包袱……
    只要揭露蒋介石,你必然歪楼,你以为你回避历史就能把蒋介石洗白?

    2018/2/4 12:45:58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1 / 排名:5047
  • 左箭头-小图标

    17楼 nayven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因为他们违反当时的法律

    2018/2/4 11:07:06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27楼 右武卫将军
    晚妹,你最尊敬的杨天石,是这么评价蒋介石对知识分子的态度的,晚妹,所以说你,根本啥都不懂,就只有谄媚马屁:

    “蒋对民主党派、文化人的印象坏透了,对民盟、张澜、黄炎培、左舜生都没好话。蒋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许多都是糊涂蛋,日记中出现大量骂文化人的话。”

    37楼 李凝晚2
    1947年3月中央机关撤离延安……王实味则由中央社会部送到晋绥根据地。途中因王实味“神经不健康,身体也不好”,便成了行军途中的一个包袱……
    只要每次被辟谣,你总能顾左右而言他,已经是条件反射了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2/3 21:51:43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1 / 排名:5047
  • 左箭头-小图标

    一般撤退时都是这样

    2018/2/3 21:06:13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1 / 排名:5047
  • 左箭头-小图标

    。蒋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许多都是糊涂蛋,日记中出现大量骂文化人的话。”

    ----------------

    说的没有错

    2018/2/3 21:04:48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1 / 排名:5047
  • 左箭头-小图标

    不可能的事

    2018/2/3 21:00:03
  • 军衔:警察一级警司
  • 军号:1646892
  • 工分:53717
  • 左箭头-小图标

    25楼 chezhu
    中国现代史上,优秀的文学作品都出自北洋政府时期
    1949年10月1日以后还有北洋政府?

    2018/2/3 17:54:57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383994
  • 工分:22797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27楼 右武卫将军
    晚妹,你最尊敬的杨天石,是这么评价蒋介石对知识分子的态度的,晚妹,所以说你,根本啥都不懂,就只有谄媚马屁:

    “蒋对民主党派、文化人的印象坏透了,对民盟、张澜、黄炎培、左舜生都没好话。蒋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许多都是糊涂蛋,日记中出现大量骂文化人的话。”

    1947年3月中央机关撤离延安……王实味则由中央社会部送到晋绥根据地。途中因王实味“神经不健康,身体也不好”,便成了行军途中的一个包袱……

    2018/2/3 17:04:38
  • 军衔:陆军少校
  • 军号:7607593
  • 工分:37241
  • 左箭头-小图标

    22楼 内网大国
    比如戴笠,那可是个连日本人怕得要命的主儿,鲁迅先生照骂不误。也可以从侧面看出: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

    此文主要就是这个意思。戴笠一份日本情报没有搞过,共党他没有搞到过,日本人怕这样的饭桶死的换个有本事的上来。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公仆,一多,还是秋白?

    有晚妹在,日本人不怕也得怕,怕不怕不还是晚妹说了算?

    2018/2/3 14:23:31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1471902
  • 工分:61146
  • 左箭头-小图标

    骇人听闻的綦江惨案

    2018/2/3 12:50:13
  • 军衔:陆军上校
  • 军号:355074
  • 工分:145712
  • 左箭头-小图标

    33楼 司徒汉
    这鲁迅倒是左右逢源。
    常公凯申十分尊重鲁迅,所以鲁迅的文章常常被禁,不得不经常更换笔名,以至于鲁迅一生所用笔名达190多个,这都得感谢当时的政府和执政者啊;还有,鲁迅的生命安全也得到执政者的重视,以致不得不常年住在上海租界 。至于常公凯申批钱给鲁迅去日本治病,只不过是拉拢手段,鲁迅本人坚决不去日本,这一点,许广平和唐弢的回忆里都有。

    最后再说明一点,当时国民政府从1930年就发出了对鲁迅的通缉令,直至先生逝世都没有撤销,若不是先生一直住在租界当中,后果是啥?为了“保护和尊重”鲁迅先生,李老太心中完美的国民政府可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机关算尽啊。[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post_12877073_1.html/ ]

    李老太说的“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简直令人作呕:杨杏佛、柔石、胡也频、殷夫、李伟森、冯铿、李公朴、闻一多。。。。。。如果对历史资料再仔细搜寻,这个死亡名单会拉得足以令李老太满意。至于下狱、被通缉、被禁止发表文章、被各种迫害排挤的就没法说了

    2018/2/2 21:20:09
  • 军衔:中国陆军中将
  • 军号:42236
  • 头衔:老兵
  • 工分:2563399 / 排名:64
  • 左箭头-小图标

    这鲁迅倒是左右逢源。

    2018/2/2 20:12:10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3504326
  • 工分:27778
  • 左箭头-小图标

    还在给老蒋涂脂抹粉?412以后老蒋的嘴脸世人皆知。

    2018/2/2 14:07:03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6976157
  • 工分:7939
  • 左箭头-小图标

    常公凯申十分尊重鲁迅,所以鲁迅的文章常常被禁,不得不经常更换笔名,以至于鲁迅一生所用笔名达190多个,这都得感谢当时的政府和执政者啊;还有,鲁迅的生命安全也得到执政者的重视,以致不得不常年住在上海租界 。至于常公凯申批钱给鲁迅去日本治病,只不过是拉拢手段,鲁迅本人坚决不去日本,这一点,许广平和唐弢的回忆里都有。

    最后再说明一点,当时国民政府从1930年就发出了对鲁迅的通缉令,直至先生逝世都没有撤销,若不是先生一直住在租界当中,后果是啥?为了“保护和尊重”鲁迅先生,李老太心中完美的国民政府可真算得上是用心良苦、机关算尽啊。

    李老太说的“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简直令人作呕:杨杏佛、柔石、胡也频、殷夫、李伟森、冯铿、李公朴、闻一多。。。。。。如果对历史资料再仔细搜寻,这个死亡名单会拉得足以令李老太满意。至于下狱、被通缉、被禁止发表文章、被各种迫害排挤的就没法说了。

    2018/2/2 14:01:03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晚妹,不知道你按任务发帖之前是否有看帖,但你看看大家的跟帖,你该知道为啥你在铁血被众人唾面了吧,真的,奉劝你,悬崖勒马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2/2 13:41:44
  • 头像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330733
  • 工分:18021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13楼 右武卫将军
    晚妹,看看你的蒋公公是怎么“尊敬知识分子”的:

    1.左拉所有作品被禁,因为他姓左。

    2.《天龙八部》有一段,两人打架,王语嫣插了一句:这个是蒋家名招“过往云烟”。于是《天龙八部》被禁了。

    3.一个电影叫做《师妹出马》被禁,后改名《师妹出关》才允许放。

    4.《射雕英雄传》因接近某人诗词“只识弯弓射大雕”被禁。后改名《大漠英雄传》在台出版,但又因为黄老邪住在岛上,自称岛主被禁。

    5.某老头在街上讲:tg在长江上建立长江大桥”被人听到,属于为匪宣传,关了起来,后来查出他二十年前加入过tg的青年团,两罪并罚,毙了。

    6.陈映真被抄家,抄出马克吐温全集一套,审官曰:马克吐温乃是马克思的弟弟,这个明显是通匪有据。判了12年。

    7.柏杨翻译《大力水手》父子二人跑到荒岛上竞选总统那段时,把”fellows“译为”全国军民同胞们”。结果激怒当局:这句话只有蒋总统能使用,这是在“「大力水手」漫画挑拨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感情,打击最高领导中心,且在精密计划下,安排在元月二日刊出....用心毒辣。判12年。

    8.某人在报纸上发表反g的文章时,引用了马 克思,韦伯的话,被关了9年。

    9.罗家论出书提倡简体字,立刻被指为“与tg隔海唱和”,他慌忙掏出蒋总统的一句话作为书名:“这样的文字,非简化不可”才避免被捕。

    10.国立政治大学学生代联会主席许席图,举办一个”统一社“由于社名犯禁,不是”反攻社“被捕。在狱中折磨致疯。

    11.常凯申每年都要大办生日,每年都下命令说不要操办。某杂志把他每年生日的祝寿文件和他下的不要庆贺的命令集结起来,是为“祝寿专号”事件。

    12.弯弯老师教育小孩:切杨桃要竖着切,不能切片,盖横着会切成星型,反 动透顶。

    13.台湾糖业公司人事室股长林美海母亲在大陆,他托他女儿的一位南非同学,带美金五百元给他的母亲。该黑人把钱带到了,而且和他母亲拍了一张合照,加上收据,从南非寄给林美海,被人告发,结论:通匪资匪,证据确凿,毙了。

    14.蒋 经 国看了一个讲述拿破仑的电影,里面有一段,拿破被关到岛上,一个女人给他送衣服,蒋经国看了大怒,下令禁演:这个明显是讽刺战争失败,流落荒岛只有女人送衣服。有人指出:这是在gg内 战之前拍的,不可能是讽刺弯弯,结果被判了7年。

    15.一个流氓打架斗殴,被关进局子,局子里面的人对他大肆殴打,他被打得受不了,听说隔壁关的都是左派的读书人,于是心生一计,早上大喊:tg万岁!毛XX万岁!遂被拉到关押左派地方,关的都是文人,于是变成他欺负别人。但结果恰逢tg发动金门炮战,常公大怒,杀掉很多犯人,这厮发表反动言论证据确凿,毙了。

    16.很长一段时间,台湾没有八路公交车。

    17.歌曲《捉泥鳅》中“小毛的哥哥带他去捉泥鳅”,因“小毛”而被禁。

    1,所谓左拉因为姓左被禁,是当年社会上传的段子吧。事实上左拉被禁的原因是因为他是空想社会主义者。而他的很多文章,按照当时中国的社会道德,很容易被扣“有伤风化”的帽子。

    2,《天龙八部》是香港作家金庸的小说,台湾在1987年禁止发行金庸小说,是因为金庸小说《射雕英雄传》中“射雕英雄”这一说法,和伟大领袖的《沁园春-雪》中名句“弯弓射大雕”相似,因此被当时台湾自干五的情治机关视为“吹捧大陆领袖”而被封杀。

    类似这样因为两岸对抗被封杀香港文艺界人士还有很多,如著名影星梁家辉,因为来大陆拍了《火烧圆明园》《垂帘听政》(梁家辉在片中饰演“咸丰皇帝”),被台湾国民政府以“通匪”而遭封杀,即禁止其参与拍摄的任何电影在台湾播出,如此一来导致梁家辉回香港后一度没人敢请他拍片(谁他出演的电影就会失去台湾这块当时非常重要的市场)---------看着眼熟吧。

    2018/2/2 13:29:39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晚妹,你最尊敬的杨天石,是这么评价蒋介石对知识分子的态度的,晚妹,所以说你,根本啥都不懂,就只有谄媚马屁:

    “蒋对民主党派、文化人的印象坏透了,对民盟、张澜、黄炎培、左舜生都没好话。蒋认为中国的知识分子许多都是糊涂蛋,日记中出现大量骂文化人的话。”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2/2 13:19:30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2330733
  • 工分:18021
  • 左箭头-小图标

    因为当初有人劝说鲁迅用真名去骂蒋介石时,遭到鲁迅拒绝,认为这样做风险很大,所以鲁迅虽然嫉恶如仇,但是仍然要为自己的人身安全考虑。

    -----------瞎掰,文人写文章当时都是用的笔名,事实上当年在社会上用笔名化名成风,你知道蒋介石的真名叫什么吗?

    这和所谓“人身安全”无关,鲁迅晚年住在施高塔路(今山阴路)大陆新村,当年属于公共租界越界筑路地区,地位特殊(路面管理权归租界,周围建筑管理权归华界)。国民党特务要在这里暗杀鲁迅,必须考虑政治后果。

    2018/2/2 13:18:07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1 / 排名:5047
  • 左箭头-小图标

    中国现代史上,优秀的文学作品都出自北洋政府时期

    2018/2/2 13:03:46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1 / 排名:5047
  • 左箭头-小图标

    鲁迅适合生活在北洋政府时期,那一时期,鲁迅是既有学术成果,又有传世的小说发表,到了蒋介石时期,鲁迅只有杂文,没有学术成果的和传世小说了

    2018/2/2 13:03:13
  • 军衔:陆军大校
  • 军号:2954327
  • 工分:285361 / 排名:5047
  • 左箭头-小图标

    鲁迅适合生活在北洋政府时期,那一时期,鲁迅是既有学术成果,又有传世的小说发表,到了蒋介石时期,鲁迅只有杂文,没有学术成果的和传世小说了

    2018/2/2 13:02:55
  • 军衔:警察一级警司
  • 军号:1646892
  • 工分:53717
  • 左箭头-小图标

    比如戴笠,那可是个连日本人怕得要命的主儿,鲁迅先生照骂不误。也可以从侧面看出: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

    此文主要就是这个意思。戴笠一份日本情报没有搞过,共党他没有搞到过,日本人怕这样的饭桶死的换个有本事的上来。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体现在什么地方呢?公仆,一多,还是秋白?

    2018/2/2 12:56:55
  • 军衔:陆军少尉
  • 军号:352526
  • 工分:6588
  • 左箭头-小图标

    蒋公公死不瞑目!

    原因是多次被鞭尸!

    2018/2/2 12:55:56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9835486
  • 工分:1157
  • 左箭头-小图标

    闻一多、李公朴等被杀的文人冤魂晚上会去找你的,楼主,吹马屁不能昧着良心

    2018/2/2 10:40:25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鲁迅逝世,民国元老蔡元培所送的挽联:「著述最谨严,非徒中国小说史;遗言尤沉痛,莫作空头文学家。」

    「中国小说史」,指的是鲁迅一九二○年起在北京大学讲授中国小说史课程的讲义。下联中,对鲁迅在遗嘱中谆谆告诫他的儿子万不可做空头文学家的见解,表示了充分的理解和赞许。

    2018/2/2 9:34:41
  • 军衔:汉军后将军
  • 军号:79117
  • 头衔:兰州拉面忠实用户
  • 工分:80589
  • 左箭头-小图标

    蒋介石对文化人的敬重,民国时期是知识分子地位最高的时期。是这样吗?

    闻一多,李公朴是知识分子吗?

    赴南京请愿六君子是知识分子吗?

    五四运动、五卅运动的大学生是知识分子吗?那个时候的大学生可不是现在批发价的大学生比得了的

    结果呢?死的死,伤的伤,抓的抓,疯的疯,就这样敬重知识分子?

    2018/2/2 9:27:33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晚妹,你说蒋介石最尊重知识分子?你看看:

    1949年,蒋介石准备窜台,交给毛人凤一份暗杀名单,晚妹自己去看看有多少是知识分子,再面壁反省自己有多么谄媚马屁:

    李宗仁上将、龙云上将、白崇禧上将、黄绍竑中将加上将、刘斐中将、李济深上将、李任仁、李宗煌、朱蕴山、梁漱溟、柳亚子、彭泽民、邓初民、王绍鏊、马寅初、洪深、翦伯赞、施复亮、孙起孟、傅作义上将、邓宝珊中将、董其武中将、何思源、陈仪上将、杨杰上将、卫立煌上将、张澜、罗隆基、章乃器、章伯钧、史良、沙千里、黄炎培、张东荪、王造时、储安平、贺耀祖上将、范朴斋、程潜上将、唐生智上将、陈铭枢上将、蔡廷锴上将、蒋光鼐上将、卢汉上将、刘文辉上将、邓锡侯上将、邓汉祥、潘文华上将、鲜英、卢焘、顾毓权、荣德生、袁翰清、刘人爵中将、张严佛中将、唐伯球、邓介松、肖作霖中将、陈云章、安恩溥、龙泽汇中将、陈汝舟、李宗理、杨玉清、唐鸿烈、麦朝枢、林式增、黄琪翔中将加上将、骆介子、毛健吾中将、祝平、骆美轮、李炯、朱敬、瞿绥如、罗大凡、郭汉鸣、徐天深、刘绍武、王慧民、郭威白、黄耀、彭觉之、杨德昭。

    2018/2/2 9:26:12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蒋友柏:

    “我的曾祖父于1921年到1948年所带领的国民政府总共杀害约1000万中国人,虽然杀人并不是我曾祖父亲手扣的扳机,但毕竟他在当时代表的是那个执行的政府。”

    2018/2/2 9:24:25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申报》总经理史量才没骂蒋介石。只是说:“你有10万兵,但我有10万读者。”

    结果被蒋杀了。

    2018/2/2 9:23:4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晚妹,看看你的蒋公公是怎么“尊敬知识分子”的:

    1.左拉所有作品被禁,因为他姓左。

    2.《天龙八部》有一段,两人打架,王语嫣插了一句:这个是蒋家名招“过往云烟”。于是《天龙八部》被禁了。

    3.一个电影叫做《师妹出马》被禁,后改名《师妹出关》才允许放。

    4.《射雕英雄传》因接近某人诗词“只识弯弓射大雕”被禁。后改名《大漠英雄传》在台出版,但又因为黄老邪住在岛上,自称岛主被禁。

    5.某老头在街上讲:tg在长江上建立长江大桥”被人听到,属于为匪宣传,关了起来,后来查出他二十年前加入过tg的青年团,两罪并罚,毙了。

    6.陈映真被抄家,抄出马克吐温全集一套,审官曰:马克吐温乃是马克思的弟弟,这个明显是通匪有据。判了12年。

    7.柏杨翻译《大力水手》父子二人跑到荒岛上竞选总统那段时,把”fellows“译为”全国军民同胞们”。结果激怒当局:这句话只有蒋总统能使用,这是在“「大力水手」漫画挑拨政府与人民之间的感情,打击最高领导中心,且在精密计划下,安排在元月二日刊出....用心毒辣。判12年。

    8.某人在报纸上发表反g的文章时,引用了马 克思,韦伯的话,被关了9年。

    9.罗家论出书提倡简体字,立刻被指为“与tg隔海唱和”,他慌忙掏出蒋总统的一句话作为书名:“这样的文字,非简化不可”才避免被捕。

    10.国立政治大学学生代联会主席许席图,举办一个”统一社“由于社名犯禁,不是”反攻社“被捕。在狱中折磨致疯。

    11.常凯申每年都要大办生日,每年都下命令说不要操办。某杂志把他每年生日的祝寿文件和他下的不要庆贺的命令集结起来,是为“祝寿专号”事件。

    12.弯弯老师教育小孩:切杨桃要竖着切,不能切片,盖横着会切成星型,反 动透顶。

    13.台湾糖业公司人事室股长林美海母亲在大陆,他托他女儿的一位南非同学,带美金五百元给他的母亲。该黑人把钱带到了,而且和他母亲拍了一张合照,加上收据,从南非寄给林美海,被人告发,结论:通匪资匪,证据确凿,毙了。

    14.蒋 经 国看了一个讲述拿破仑的电影,里面有一段,拿破被关到岛上,一个女人给他送衣服,蒋经国看了大怒,下令禁演:这个明显是讽刺战争失败,流落荒岛只有女人送衣服。有人指出:这是在gg内 战之前拍的,不可能是讽刺弯弯,结果被判了7年。

    15.一个流氓打架斗殴,被关进局子,局子里面的人对他大肆殴打,他被打得受不了,听说隔壁关的都是左派的读书人,于是心生一计,早上大喊:tg万岁!毛XX万岁!遂被拉到关押左派地方,关的都是文人,于是变成他欺负别人。但结果恰逢tg发动金门炮战,常公大怒,杀掉很多犯人,这厮发表反动言论证据确凿,毙了。

    16.很长一段时间,台湾没有八路公交车。

    17.歌曲《捉泥鳅》中“小毛的哥哥带他去捉泥鳅”,因“小毛”而被禁。

    2018/2/2 9:11:41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晚妹,你的谎言和无知,在铁血也是人所共知的,来,看看人家鲁迅对日本的态度,还有从他这篇赞扬中共抗日和怒斥国民党不抵抗的文章中,可以看出他有多么遭蒋奴的嫉恨!对了,晚妹,你干嘛那么恨鲁迅?

    鲁迅:

    “然而中国目前的革命的政党(中国共产党)向全国人氏所提出的抗日统一战线的政策,我是看见的,我是拥护的,我无件地加入这战线,那理由就因为我不但是一个作家,而且是一个中国人,所以这政策在我是认为非常正确的,我加入这统一战线,自然,我所使用的仍是一枝笔,所做的事仍是写文章,译书,等到这枝笔没有用了,我可自己相信,用起别的武器来,决不会在徐懋庸等辈之下!”

    “我以为文艺家在抗日问题上的联合是无条件的,只要他不是汉奸,愿意或赞成抗日,则不论哥哥妹妹之乎者也,或鸳鸯蝴蝶都无妨。但在文学问题上我们仍可以互相批判。”

    “所以,决非停止了历来的反对法西主义,反对一切反动者的血的斗争,而是将这斗争更深入,更扩大,更实际,更细微曲折,将斗争具体化到抗日反汉奸的斗争,将一切斗争汇合到抗日反汉奸斗争这总流里去。决非革命文学要放弃它的阶级的领导的责任,而是将它的责任更加重,更放大,重到和大到要使全民族,不分阶级和党派,一致去对外。这个民族的立场,才真是阶级的立杨。托洛斯基的中国的徒孙们,似乎胡涂到连这一点都不懂的。但有些我的战友,竟也有在作相反的“美梦”者,我想,也是极胡涂的昏虫。因为现在中国最大的问题,人人所共知的问题,是民族生存的问题。所有一切生活(包含吃饭睡觉)都与这问题相关;例如吃饭可以和恋爱不相干,但目前中国人的吃饭和恋爱却都和日本侵略者多少有些关系,这是看一看满洲和华北的情形就可以明白的。而中国的唯一的出路,是全国一致对日的民族革命战争。”

    “用笔和舌,将沦为异族的奴隶之苦告诉大家,自然是不错的,但要十分小心,不可使大家得着这样的结论:“那么,到底还不如我们似的做自己人的奴隶好。”

    “其次,你们的“理论”确比毛泽东先生们高超得多,岂但得多,简直一是在天上,一是在地下。但高超固然是可敬佩的,无奈这高超又恰恰为日本侵略者所欢迎,则这高超仍不免要从天上掉下来,掉到地上最不干净的地方去。因为你们高超的理论为日本所欢迎,但我,即使怎样不行,自觉和你们总是相离很远的罢。那切切实实,足踏在地上,为着现在中国人的生存而流血奋斗者,我得引为同志,是自以为光荣的。”

    2018/2/2 9:06:06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晚妹为何这么痛恨鲁迅呢?看看鲁迅痛斥日本人就知道了,蒋奴之流是最怕日本人的了:

    [一]骂日本侵略者是帝国主义,公然叫嚣“膺惩”中国民众

    [一九三一年九一八事变爆发,日本军队侵占我国东北三省,而国民党蒋介石却“绝对抱不抵抗主义”,拱手让出大片领土。事变后第三天,上海的《文艺新闻》周刊向文化界著名人士征询对这一事变的看法,鲁迅先生当即作了明确的答复,无情地揭露了日本的帝国主义本质,指出其目的在于“膺惩”(日语,讨伐、惩罚之意)中国民众,进而奴役全世界的劳苦群众:]

    日本占领东三省的意义这在一面,是日本帝国主义在“膺惩”他的仆役——中国军阀,也就是“膺惩”中国民众,因为中国民众又是军阀的奴隶;在另一面,是进攻苏联的开头,是要使世界的劳苦群众,永受奴隶的苦楚的方针的第一步。

    ——《答文艺新闻社问》(一九三一年九月二十一日),引自《鲁迅全集》,[ ]内是本人的按语和加的注,下同。

    [二]骂日本人“张大吃人的血口”,吞了我国的东三省

    [九一八事变后,为蒋介石投降卖国政策效劳的所谓“民族主义文学”家们,趁机以当年征服俄罗斯的蒙古“勇士”自居,大肆叫嚷要“张大吃人的血口”,发动对苏联的战争,充当日本帝国主义的马前卒。鲁迅先生在《“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运命》一文中,既揭穿了“民族主义文学”的反动面目,又借用他们的“诗句”,痛骂了侵占我东三省的日本人:]

    在亚细亚的黄人中,现在可以拟为那时的蒙古的只有一个日本。日本的勇士们虽然也痛恨苏俄,但也不爱抚中华的勇士……。 果然,诗人的悲哀的豫感好像证实了,而且还坏得远。当“扬起火鞭”焚烧“斡罗斯”将要开头的时候,就像拔都(成吉思汗之孙)那时的结局一样,朝鲜人乱杀中国人[注],日本人“张大吃人的血口”,吞了东三省了。

    现在日本兵“东征”了东三省,正是“民族主义文学家”理想中的“西征”的第一步,“亚细亚勇士们张大吃人的血口”的开场,不过先得在中国咬一口。

    ——《“民族主义文学”的任务和运命》(一九三一年十月二十三日)

    [注:九一八事变发生之前不久,由于日本帝国主义者的挑拨和指使,平壤和汉城等地曾出现过袭击华侨的事件。]

    [三]骂日本军队强占辽吉,炮轰机关,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

    [日本侵占我国东三省后,立即抛弃了所谓“亲善”、“共荣”的假面具,露出了帝国主义的强盗本性,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累累罪行。而蒋介石政府却不仅竭力压制中国军民反抗日本侵略,残酷镇压学生请愿活动,反而扬言“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为此,鲁迅先生写下了著名的檄文《“友邦惊诧”论》,痛斥国民党当局的卖国行径,同时,又义愤填膺地声讨日本帝国主义的暴行:]

    只要略有知觉的人就都知道:这回学生的请愿,是因为日本占据了辽吉,南京政府束手无策,单会去哀求国联,而国联却正和日本是一伙。

    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炮轰机关,……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

    报上不是说过,东北大学逃散,冯庸大学逃散,日本兵看见学生模样的就枪毙吗? “友邦”要我们人民身受宰割,寂然无声,略有“越轨”,便加屠戮;党国是要我们遵从这“友邦人士”的希望,否则,他就要“通电各地军政当局”,“即予紧急处置,不得于事后借口无法劝阻,敷衍塞责”了!

    “友邦人士”,从此可以不必“惊诧莫名”,只请放心来瓜分就是了。

    ——《“友邦惊诧”论》(一九三一年十二月二十五日)

    [四]骂日本帝国主义炸的炸,轰的轰,疯狂屠杀中国人民

    [日本侵略者在九一八事变后,大肆屠杀中国民众,围剿抗日义勇军,甚至连不抵抗的“党国官军”也不能幸免,而牺牲最大的,自然是中国普通的劳动群众!鲁迅先生在《“智识劳动者”万岁》一文中,抱着对劳动群众的无限深情和对“帝国主义老爷”即日本侵略者的无比愤怒,辛辣地指出:]

    “劳动者”这句话成了“罪人”的代名词,已经足足四年了。压迫罢,谁也不响;杀戮罢,谁也不响;文学上一提起这句话,就有许多“文人学士”和“正人君子”来笑骂,接着又有许多他们的徒子徒孙来笑骂。劳动者呀劳动者,真要永世不得翻身了。

    不料帝国主义老爷们还嫌党国屠杀得不赶快,竟来亲自动手了,炸的炸,轰的轰。称“人民”为“反动分子”,是党国的拿手戏,而不料帝国主义老爷也有这妙法,竟称不抵抗的顺从的党国官军为“贼匪”,大加以“膺惩”!冤乎枉哉,这真有些“顺”“逆”不分,玉石俱焚之慨了!

    ——《“智识劳动者”万岁》(一九三二年一月五日)

    [五]骂日本新闻媒体无耻造谣,将他们的野蛮刑罚硬栽到中国来

    [日本帝国主义为了侵略中国,不仅使用了强大的武力,还利用新闻媒体大肆造谣,污蔑丑化中国共产党和抗日力量。比如,当时一份中国报纸《时报》上,有一则《针穿两手……》的新闻,说是一名中国商人与从者二名,被“共党”捕去,即“以针穿手,以秤秤之”;主仆三人以钱赎出后,其两手“尚鲜血淋漓”。鲁迅先生追根溯源,查出该新闻来自日本的“电通社”,即日本电报通讯社,并且在日本人办的日文报纸《上海日报》上刊登过,只是《时报》在翻译时却错得离谱。所以,鲁迅先生随即写了《再来一条“顺”的翻译》一文,揭露了日本人将他们的野蛮刑罚“硬栽到中国来”的这个阴谋:]

    这才分明知道,“鲜血淋漓”的并非“彼等主仆”,乃是他们的“经验谈”,两位仆人,手上实在并没有一个洞。穿手的东西,日本文虽然写作“针金”,但译起来须是“铁丝”,不是“针”,针是做衣服的。至于“以秤秤之”,却连影子也没有。 我们的“友邦”好友,顶喜欢宣传中国的古怪事情,尤其是“共党”的;四年以前,将“裸体游行”[注]说得像煞有介事,于是中国人也跟着叫了好几个月。其实是,警察用铁丝穿了殖民地的革命党的手,一串一串的牵去,是所谓“文明”国民的行为……。文明国人将自己们所用的文明方法,硬栽到中国来,不料中国人却还没有这样文明,连上海的翻译家也不懂,偏不用铁丝来穿,就只照阎罗殿上的办法,“秤”了一下完事。 造谣的和帮助造谣的,一下子都显出本相来了。

    ——《再来一条“顺”的翻译》(一九三二年一月二十日)

    [注:一九二七年四月十二日,日本帝国主义者在北京办的《顺天时报》,登载了一则题为《打破羞耻——武汉街市妇人之裸体游行》的新闻,造谣诬蔑当时尚维持国共合作的武汉政府,中国的一些反动报纸曾加以转载。]

    [六]骂日本政府一面轰炸上海,一面玩弄所谓“中日联合”的阴谋

    [日本帝国主义对中国的侵略,一面是武力的征服,一面是所谓“和谈”的阴谋,甚而打出了“中日联合”的旗号。但是,在中国,却有那么一批无耻的汉奸卖国贼,如国民党蒋介石豢养的“民族主义文学”家之流,配合日军攻打苏联的图谋,拼命鼓吹“中国抗战失败论”,为日本政府所谓“中日联合”的阴谋效犬马之劳。对此,鲁迅先生不仅无情地揭穿了这种内外勾结的真相,而且明确指出,在中国人民不可抑制的“悲愤”面前,所谓“中日联合”是注定不能得逞的:]

    前三年,“民族主义文学”家敲着大锣大鼓的时候,曾经有一篇《黄人之血》说明了最高的愿望是在追随成吉思皇帝的孙子拔都元帅之后,去剿灭“斡罗斯”。斡罗斯者,今之苏俄也。那时就有人指出,说是现在的拔都的大军,就是日本的军马,而在“西征”之前,尚须先将中国征服,给变成从军的奴才。 当自己们被征服时,除了极少数人以外,是很苦痛的。这实例,就如东三省的沦亡,上海的爆击[日语,轰炸之意,指一九三二年“一二八”日机对上海的轰炸],凡是活着的人们,毫无悲愤的怕是很少很少罢。但这悲愤,于将来的“西征”是大有妨碍的。于是[“民族主义文学”家]来了一部《大上海的毁灭》,用数目字告诉读者以中国的武力,决定不如日本,给大家平平心;而且以为活着不如死亡(“十九路军死,是警告我们活得可怜,无趣!”),但胜利又不如败退(“十九路军胜利,只能增加我们苟且,偷安与骄傲的迷梦!”)。总之,战死是好的,但战败尤其好,上海之役,正是中国的完全的成功。 现在第二步开始了。据中央社消息,则日本已有与满洲国签订一种“中华联邦帝国密约”之阴谋。那方案的第一条是:“现在世界只有两种国家,一种系资本主义,英,美,日,意,法,一种系共产主义,苏俄。现在要抵制苏俄,非中日联合起来……不能成功”云(详见三月十九日《申报》)。 要“联合起来”了。这回是中日两国的完全的成功,是从“大上海的毁灭”走到“黄人之血”路上去的第二步。 固然,有些地方正在爆击,上海却自从遭到爆击之后,已经有了一年多,但有些人民不悟“西征”的必然的步法,竟似乎还没有完全忘掉前年的悲愤。这悲愤,和目前的“联合”就大有妨碍的。

    ——《止哭文学》(一九三三年三月二十四日)

    [七]骂日本军队狂轰滥炸,与国民党一起残酷屠戮中国人民

    [一九三三年二月至四月,蒋介石在第四次反革命“围剿”的后期,调集五十万兵力进攻中央革命根据地,并出动飞机滥肆轰炸。而当时日军占领热河的承德后,又向冷口、古北口、喜峰口等地进迫,出动飞机狂炸,民众死伤惨重。面对中国人民遭受的如此惨烈的灾难,鲁迅先生发出了对日本帝国主义和国民党反动派的愤怒的控诉和斥骂:]

    想来想去,想到了一个“生命圈”。这就是说,既非“腹地”[指江西等工农红军根据地],也非“边疆”[指当时热河一带],是介乎两者之间,正如一个环子,一个圈子的所在,在这里倒或者也可以“苟延性命于×世”的。 “边疆”上是飞机抛炸弹。据日本报,说是在剿灭“兵匪”;据中国报,说是屠戮了人民,村落市廛,一片瓦砾。 “腹地”里也是飞机抛炸弹。据上海报,说是在剿灭“共匪”,他们被炸得一塌胡涂;“共匪”的报上怎么说呢,我们可不知道。但总而言之,边疆上是炸,炸,炸;腹地里也是炸,炸,炸。虽然一面是别人炸,一面是自己炸,炸手不同,而被炸则一。只有在这两者之间的,只要炸弹不要误行落下来,倒还有可免“血肉横飞”的希望,所以我名之曰“中国人的生命圈”。 再从外面炸进来,这“生命圈”便收缩而为“生命线”;再炸进来,大家便都逃进那炸好了的“腹地”里面去,这“生命圈”便完结而为“生命〇”。

    ——《中国人的生命圈》(一九三三年四月十四日),另可见《天上地下》(一九三三年五月十九日)一文

    [八]骂日本等帝国主义国家勾结国民党,卑鄙地推行“以华制华”

    [九一八事变后,蒋介石国民党所实行的“攘外必先安内”,实际上是为日本进攻中国开辟道路的卖国政策,而日本等帝国主义国家则利用这一政策,大量为国民党政府提供杀戮反对帝国主义侵略的中国人民和中国共产党人的武器。鲁迅先生对这种“以华制华”的卑劣伎俩,作了无情的揭露:]

    我还记得,当去年中国有许多人,一味哭诉国联的时候,日本的报纸上往往加以讥笑,说这是中国祖传的“以夷制夷”的老手段。粗粗一看,也仿佛有些像的,但是,其实不然。那时的中国的许多人,的确将国联看作“青天大老爷”,心里何尝还有一点儿“夷”字的影子。 倒相反,“青天大老爷”们却常常用着“以华制华”的方法的。 例如罢,他们所深恶的反帝国主义的“犯人”,他们自己倒是不做恶人的,只是松松爽爽的送给华人,叫你自己去杀去。他们所痛恨的腹地的“共匪”,他们自己是并不明白表示意见的,只将飞机炸弹卖给华人,叫你自己去炸去。

    ——《“以夷制夷”》(一九三三年四月二十一日)

    [九]骂日本仿效希特勒,在中国制造“国难”,奴役中国人民

    [日本法西斯和希特勒是一丘之貉,所以,日本的“大人老爷”经常用希特勒的纳粹言论来为自己侵略中国的行径提供根据。这次,它们又假惺惺地要“征服屠杀犹太人的白人”,实际上干的却是在中国制造“国难”的罪恶勾当,妄图让中国人为它们当牛做马。鲁迅先生在《同意和解释》一文中,将希特勒的狂言和日本耶教会主教的言论两相对照,一下子就揭示了日本侵略者的法西斯本质:]

    新进的世界闻人[指希特勒]说:“原人时代就有威权,例如人对动物,一定强迫它们服从人的意志,而使它们抛弃自由生活,不必征求动物的同意。”这话说得透彻。不然,我们那里有牛肉吃,有马骑呢?人对人也是这样。 日本耶教会主教最近宣言日本是圣经上说的天使:“上帝要用日本征服向来屠杀犹太人的白人……以武力解放犹太人,实现《旧约》上的豫言。”这也显然不征求白人的同意的,正和屠杀犹太人的白人并未征求过犹太人的同意一样。日本的大人老爷在中国制造“国难”,也没有征求中国人民的同意。——至于有些地方的绅董,却去征求日本大人的同意,请他们来维持地方治安,那却又当别论。总之,要自由自在的吃牛肉,骑马等等,就必须宣布自己是上司,别人是下属;或是把人比做动物,或是把自己作为天使。

    ——《同意和解释》(一九三三年九月二十日)

    [十]骂日本企图使中国“到处的断头台上,都闪烁着太阳的圆圈”

    [这一次,鲁迅先生是直接到日本去骂了!他发表于一九三六年四月号日本进步刊物《改造》月刊的《我要骗人》一文,是应《改造》杂志社社长山本实彦的要求而作的。面对日本人民,鲁迅先生悲愤地控诉了日本法西斯在中国凶残屠杀无数民众,尤其是无辜的孩子,以及战俘的滔天罪行,深刻地揭露了日本政府打着“中日亲善”的幌子,却妄图使中国“到处的断头台上,都闪烁着太阳的圆圈”,也就是插遍日本国旗的狼子野心:]

    曾陷在五年前的正月的上海战争[指一九三二年“一二八”日军进攻上海]——日本那一面,好像是喜欢称为“事变”似的——的火线下,而且自由早被剥夺……。五年以前翻阅报章,看见过所记的孩子的死尸的数目之多,和从不见有记着交换俘虏的事,至今想起来,也还是非常悲痛的。

    写着这样的文章,也不是怎么舒服的心地。要说的话多得很,但得等候“中日亲善”更加增进的时光。不久之后,恐怕那“亲善”的程度,竟会到在我们中国,认为排日即国贼——因为说是共产党利用了排日的口号,使中国灭亡的缘故——而到处的断头台上,都闪烁着太阳的圆圈的罢……。

    ——《我要骗人》(发表于一九三六年四月号日本《改造》月刊)

    2018/2/2 9:04:30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4楼 李凝晚2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蒋奴为何痛恨鲁迅呢,看看鲁迅的《友邦惊诧论》就知道了:

    《“友邦惊诧”论》:

    九一八事变后,各地学生前往南京请愿,国民党政府进行镇压,理由是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只要略有知觉的人就都知道:这回学生的请愿,是因为日本占据了辽吉,南京政府束手无策,单会去哀求国联,而国联却正和日本是一伙。读书呀,读书呀,不错,学生是应该读书的,但一面也要大人老爷们不至于葬送土地,这才能够安心读书。报上不是说过,东北大学逃散,冯庸大学逃散,日本兵看见学生模样的就枪毙吗?放下书包来请愿,真是已经可怜之至。不道国民党政府却在十二月十八日通电各地军政当局文里,又加上他们“捣毁机关,阻断交通,殴伤中委,拦劫汽车,横击路人及公务人员,私逮刑讯,社会秩序,悉被破坏”的罪名,而且指出结果,说是“友邦人士,莫名惊诧,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

    好个“友邦人士”!日本帝国主义的兵队强占了辽吉,炮轰机关,他们不惊诧;阻断铁路,追炸客车,捕禁官吏,枪毙人民,他们不惊诧。中国国民党治下的连年内战,空前水灾,卖儿救穷,砍头示众,秘密杀戮,电刑逼供,他们也不惊诧。在学生的请愿中有一点纷扰,他们就惊诧了!

    好个国民党政府的“友邦人士”!是些什么东西!

    即使所举的罪状是真的罢,但这些事情,是无论那一个“友邦”也都有的,他们的维持他们的“秩序”的监狱,就撕掉了他们的“文明”的面具。摆什么“惊诧”的臭脸孔呢?

    可是“友邦人士”一惊诧,我们的国府就怕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了,好像失了东三省,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谁也不响,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失了东三省只有几个学生上几篇“呈文”,党国倒愈像一个国,可以博得“友邦人士”的夸奖,永远“国”下去一样。

    几句电文,说得明白极了:怎样的党国,怎样的“友邦”。“友邦”要我们人民身受宰割,寂然无声,略有“越轨”,便加屠戮;党国是要我们遵从这“友邦人士”的希望,否则,他就要“通电各地军政当局”,“即予紧急处置,不得于事后借口无法劝阻,敷衍塞责”了!

    因为“友邦人士”是知道的:日兵“无法劝阻”,学生们怎会“无法劝阻”?每月一千八百万的军费,四百万的政费,作什么用的呀,“军政当局”呀?

    写此文后刚一天,就见二十一日《申报》登载南京专电云:

    “考试院部员张以宽,盛传前日为学生架去重伤。兹据张自述,当时因车夫误会,为群众引至中大,旋出校回寓,并无受伤之事。至行政院某秘书被拉到中大,亦当时出来,更无失踪之事。”而“教育消息”栏内,又记本埠一小部分学校赴京请愿学生死伤的确数,则云:“中公死二人,伤三十人,复旦伤二人,复旦附中伤十人,东亚失踪一人(系女性),上中失踪一人,伤三人,文生氏死一人,伤五人……”可见学生并未如国府通电所说,将“社会秩序,破坏无余”,而国府则不但依然能够镇压,而且依然能够诬陷,杀戮。“友邦人士”,从此可以不必“惊诧莫名”,只请放心来瓜分就是了。”

    --写于1931年

    2018/2/2 9:01:13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307981
  • 工分:1887
  • 左箭头-小图标

    ?

    2018/2/2 8:40:03
  • 军衔:陆军中士
  • 军号:1307981
  • 工分:1887
  • 左箭头-小图标

    ?

    2018/2/2 8:39:27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6507082
  • 工分:30224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正面评价

    毛泽东(无产阶级革命家):“鲁迅的骨头是最硬的,他没有丝毫的奴颜和媚骨。这是殖民地半殖民地人民最宝贵的性格。鲁迅是在文化战线上的民族英雄。”“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

    金良守(韩国文学评论家):“二十世纪东亚文化地图上占最大领土的作家。”

    法捷耶夫(Alexander Alexandrovich Fadeyev,苏联作家):“鲁迅是真正的中国作家,正因为如此,他才给全世界文学贡献了很多民族形式的,不可模仿的作品。他的语言是民间形式的。他的讽刺和幽默虽然具有人类共同的性格,但也带有不可模仿的民族特点。”他又评价鲁迅为“中国的高尔基。”

    郭沫若(诗人、学者):“鲁迅是革命的思想家,是划时代的文艺作家,是实事求是的历史学家,是以身作则的教育家,是渴望人类解放的国际主义者。”

    竹内好(Takeuchi Yoshimi,日本文学评论家):“鲁迅是现代中国国民文化之母。”

    中性评价

    胡适(现代思想启蒙家):“鲁迅是个自由主义者,绝不会为外力所屈服,鲁迅是我们的人。”

    王蒙(共和国前任文化部长,当代著名作家):“我们的作家都像鲁迅一样就太好了么?完全不见得。文坛上有一个鲁迅那是非常伟大的事。如果有五十个鲁迅呢?我的天!”

    夏志清(美籍华人,著名文学史家):“大体上来说,鲁迅为其时代所摆布,而不能算是他那个时代的导师和讽刺家。”

    负面评价

    成仿吾(无产阶级革命家):“我们中国人有一种通病,小说流行的时候,便什么文字都叫小说,这是很容易使人误会的事情。作者是万人崇仰的,他对于一般青年的影响是很大的,像这样鱼目混珠,我是对于他特别不满意的。”

    蒋梦麟(北京大学前任校长,现代教育家):“我所知道他的早年作品,如《狂人日记》、《阿Q正传》都只为了好玩,舞文弄墨,对旧礼教和社会现状挖苦讽刺一番,以逞一己之快。”

    王朔(当代作家):“我从来没有觉得鲁迅的小说写的好,他的小说写的过于沉闷。鲁迅那种二三十年代正处于发轫期尚未完全脱离文言文影响的白话文字也有些疙疙瘩瘩,读起来总有些含混。”

    苏雪林(现代作家):“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但他的党羽和左派文人竟将他夸张成为空前绝后的圣人,好像孔子、释迦、基督都比他不上。青年信以为真,读其书而慕其人,受他的病态心理的陶冶,卑污人格的感化,个个都变成鲁迅,那还了得?”

    2018/2/1 21:40:42
  • 军衔:陆军中尉
  • 军号:89685
  • 工分:28388
  • 左箭头-小图标

    李凝晚此帖的马屁,集中在最后一段。

    对中华人民共和国充满仇恨,对民国充满谄媚,这就是他的“客观公正”

    2018/2/1 21:12:54
  • 军衔:空军少将
  • 军号:1720422
  • 头衔:预备役军官
  • 工分:531655 / 排名:1773
  • 左箭头-小图标

    民国时期被杀害的知识分子, 他们的冤魂会在夜半时分去找你的,楼主你要小心了!

    2018/2/1 18:00:45
  • 头像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383994
  • 工分:22797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民国时期的人如何评价鲁迅

    陈源(笔名西滢):“鲁迅先生一下笔就想构陷人家的罪状。他不是减,就是加,不是断章取义,便捏造些事实。他是中国‘思想界的权威者’,轻易得罪不得的。”“他的文章,我看过了就放进了应该去的地方……”〔载1926年1月30日《晨报副刊》〕

    长虹(即高长虹):“我是主张批评的……鲁迅却是主张骂,不相信道理。”“鲁迅……不能持论。……那是被感情、地位、虚荣等所摇动了。”〔载1926年11月17日上海《狂飙》第五期〕

    陈源(笔名西滢):“我觉得他的杂感,除了热风中二、三篇外,实在没有一读的价值。”〔摘自1928年6月初版《西滢闲话》〕

    冯乃超:“鲁迅这位老生……是常从幽暗的酒家的楼头,醉眼陶然地眺望窗外的人生,世人称许他的好处,只是圆熟的手法一点,然而,他不常追怀过去的昔日,追悼没落的封建情绪,结局他反映的只是社会变革期中的落伍者的悲哀,无聊赖地跟他弟弟说几句人道主义的美丽的说话。”〔载1928年1月15日《文化批判》创刊号〕

    钱杏 (笔名阿英):“鲁迅的创作,我们老实的说,没有现代的意味,不是能代表现代的,他的大部分创作的时代是早已过去了,而且遥远了。”“鲁迅所看到的人生只是如此,所以展开《野草》一书便觉冷气逼人,阴森森如入古道,不是苦闷的人生,就是灰暗的命运;不是残忍的杀戮,就是社会的敌意;不是希望的死亡,就是人生的毁灭;不是精神的杀戮,就是梦的崇拜;不是咒诅人类应该同归于尽,就是说明人类的恶鬼与野兽化……一切一切,都是引着青年走向死灭的道上,为跟着他走的青年掘了无数无数的坟墓。”〔载1928年3月1日《太阳月刊》三月号〕

    “鲁迅……一种含血喷人的精神,也真令人有‘行之百世而不悖’的感想。”〔载1928年5月20日《我们月刊》创刊号〕

    石厚生(成仿吾笔名):“这位胡子先生倒是我们中国的Don QUixote(堂·吉诃德)————堂鲁迅!”“我们中国的堂·吉诃德,不仅害了神经错乱与夸大妄想诸症,而且同时还在‘醉眼陶然’;不仅见了风车要疑为神鬼,而且同时自己跌坐在虚构的神殿之上,在装作鬼神而沉入了恍惚的境地。”〔载1928年5月1日《创造月刊》第一卷第11期〕

    邵冠华:“鲁迅先生是文坛上的‘斗口’健将。”“不顾事理,来势凶猛,那个便是鲁迅先生的‘战术’。”“然而,他的滑稽是狂暴的,我不得不说他是在狂吠!”〔载1933年9月上海《新时代》〕

    少离:“鲁迅翁的政治理想,很容易接近托派,鲁迅翁加入托派的动机,主要的却是被火一般的领袖欲所驱使着的。”〔载1934年4月上海《新会新闻》七卷2期〕

    天一:“施高塔路的内山书店,实际是日本外务省的一个重要的情报机关,而每个内山书店的顾客,客观上都成了内山的探伙,而我们的鲁迅翁,当然是探伙的头子了。”〔载1934年5月上海《社会新闻》七卷16期〕

    苏雪林:“鲁迅这个人在世的时候,便将自己造成一种偶像,死后他的羽党和左派文人更极力替他装金,恨不得教全国人民都香花供养。鲁迅本是个虚无主义者,他的左倾,并非出于诚意,无非借此沽名钓利罢了。但左派却偏恭维他是什么‘民族战士’、‘革命导师’,将他一生事迹,吹得天花乱坠,读了真使人胸中格格作恶。左派之企图将鲁迅造成教主,将鲁迅印象打入全国青年脑筋,无非借此宣传共产主义,酝酿将来反动势力。”“鲁迅的心理完全病态,人格的卑污,尤出人意料之外,简直连起码的‘人’的资格还够不着。”“鲁迅平生主张打落水狗,这是他极端褊狭心理的表现,谁都反对,现在鲁迅死了,我来骂他,不但是打落水狗,竟是打死狗了。”“我不怕干犯鲁党之怒以及整个文坛的攻击,很想做个堂·吉诃德先生,首加鲁迅偶像以一矛。鲁迅在世时,盘踞上海文坛,气焰熏天,炙手可热,一般文人畏之如虎,死后淫威尚复如此,更使我愤愤难平了。”〔载1937年3月1日《奔涛》半月刊(汉口)第一期〕

    “鲁迅的性格是怎样呢?大家公认是阴贼、刻薄、气量褊狭、多疑善妒、复仇心坚韧强烈,领袖欲旺盛。”

    2018/2/1 17:33:58
  • 军衔:陆军列兵
  • 军号:12859415
  • 工分:568
  • 左箭头-小图标

    臭老九太多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2/1 15:39:02
  • 军衔:陆军上尉
  • 军号:10013930
  • 工分:28865
  • 左箭头-小图标

    坐看楼主被赏脸!.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请参与手机体验]
    2018/2/1 8:03:20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62条记录] 分页:

    1
     对鲁迅病逝后蒋介石送他6个字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