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 图片

  • 精选酷图
  • 焦点图集
  • 军事酷图
  • 国际酷图
  • 历史酷图
  • 社会酷图
  • 乐虎国际66酷图
  • 猎奇酷图
  • 警察

  • 处警故事
  • 警察生活
  • 警务探讨
  • 图说警察
  • 警察聚焦
  • 游戏

  • 大将军
  • 大侠传
  • 一代宗师
  • 将军
  • 征战四方
  • 傲视天地
  • 三国风云2
  • 秦美人
  • 君品商城

  • 军迷服饰
  • 军迷手表
  • 军迷鞋靴
  • 军迷包具
  • 我要发帖

    1
    铁血社区 > 铁血历史论坛 > 中国历史 >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帖子主题: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共 0 个阅读者 

  • 头像
  • 军衔:陆军中校
  • 军号:7082329
  • 工分:44619
  • 本区职务:会员
  • 左箭头-小图标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这也许是这辆中国坦克的最后一张照片

    我无意中发现一张日本黑白老照片,注释显示拍摄于1952年4月。照片的内容是一块堆积着汽车、装甲车和各种机械零件的场地,照片中唯一的一辆坦克吸引了我的目光,虽然照片不大,坦克破损也比较严重,但其非常有特色的短管炮+粗大的并列水冷机枪筒和悬挂系统仍然使我可以轻易地辨认出这正是英国生产的“维克斯”MK.E型坦克。看到炮塔上、车身上密密麻麻的弹痕,可以肯定这是一位经历过异常激烈战斗的战士,必然有着精彩的故事。

    “维克斯”MK.E型坦克是英国维克斯-阿姆斯特朗公司生产的6吨坦克,虽然没有被英国陆军采用而只能外销,产量也仅有153辆,但是其创新且优秀的设计却被其他国家所欣赏购买并修改自制,如果纳入他国授权生产的数量,其家族生产量高达12000台以上,成为二战前除了雷诺FT-17坦克以外全世界最普遍的坦克。这种坦克有单炮塔型和双机枪塔型,曾经出口到苏联、波兰、中国等国,日本也在1930年购买了两辆。但日本购买的是双机枪塔型,所以这辆坦克并非日本购买的;而与日军交过手的苏军,因为很早就仿制出了本国的制式型号T-26型坦克,所以从未将“维克斯”投入过战场,也可以排除日军从苏军手中缴获的可能;从其炮塔和车身上的弹洞可以判断,这应该是在抗日战争中被日军虏获的战利品,也就是中国军队于1934——1935年购买的20辆“维克斯”MK.E型(下文简称“维克斯”)之一。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维克斯”之前的火炮坦克设计都是单人炮塔,车长除了索敌以外,还要兼任武器装填手及射手,对于战况的掌控以及火力运用有诸多限制;“维克斯”的双人炮塔则将火力装填的任务交给炮手,虽然车长任务仍然繁重(同时兼负索敌、瞄准射击),但无疑比以前轻松,因此被后来大多数新型坦克采用。车身采用当时技术成熟的铆焊制法,为保持机动性因此装甲略显薄弱;车体装甲初期设计最厚为13毫米,但可应顾客需求增至17毫米,因此虽然名为6吨坦克,但最大重量会增至8吨。动力为“阿姆斯特朗”直立式四缸气冷汽油引擎,在正规公路上最高可达35公里/小时的时速。车身悬挂系统采用了台车式双轨构造,左右各四对,每对承轨连结两个负重轮;这种悬吊系统可承受至少3000英里的连续行驶距离,在当时为非常优秀的设计。

    “维克斯”在中国军队中装备数量不多,防护和火力也不尽如人意,虽然抗日战争前是中国装甲部队当之无愧的主力,但淞沪会战之后,由于苏联支援了大批T-26型坦克,损失较大的“维克斯”就被一向大手大脚的国民党军方退居二线,除参加过兰封之战外,大多移交陆军机械化学校作训练车,一直使用到1945年退役。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日本海军上海特别陆战队部大楼门口的“维克斯”坦克,就是被日军偷袭缴获的那辆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陷入淤泥的“维克斯”坦克

    在淞沪会战中,“维克斯”一共被日军虏获3辆。第一辆是在8月20日凌晨的战斗中,后撤时因夜间视野不良且地形不熟悉,不慎驶入杨树浦河浅滩淤泥中无法动弹,被迫弃车后落入敌手。第二辆是在8月22日凌晨的进攻中,因孤军深入被日军火力击毁。第三辆是8月25日停放在后方时因守护懈怠,被日军侦察部队偷袭缴获。由前述可以看出,第三辆是在未经战斗的情况下被日军完整缴获的,从日军的照片也可以看出,该车没有什么伤痕,可以率先排除。第一辆坦克虽然是在战斗中被缴获,但也不是被日军击毁的,而且该车当时在后撤中,是背面朝向日军,而从当时日军拍摄的照片上可以看到,车后方没有弹痕;而最为关键的是,那辆满身创伤的“维克斯”,在圆形炮塔后方有一个箱型结构,这是维克斯公司根据中方要求,在4辆坦克上加装的一个铆接电台箱,内置一部意大利“马可尼”型无线电台,作为战车连和战车排的指挥车使用(当时中国购买的“维克斯”坦克编成一个战车连,辖三个排,正好需要4辆指挥车),而这辆坦克没有电台箱,所以也可以排除。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在日本东京松阪屋展示的“维克斯”指挥坦克,看其弹洞位置与第一张照片一模一样

    而唯一因被击毁陷敌的那辆“维克斯”,正是安装了电台箱的指挥车。1937年10月,被俘后的该车在日本东京松阪屋一楼的《中国事变展览会》进行了展览,以夸耀日军的“战功”。通过这辆坦克正面照片毁伤情况作对比,可以确认二者确实是同一辆坦克。

    确认了身份,故事就好找了。这辆坦克本来是战车第2连第1排排长张启元上尉的座车,于8月22日午夜奉命与其他两辆“维克斯”作为步兵先导,配合第36师108旅216团1营沿兆丰路进攻日本海军陆战队第9大队的阵地。第9大队是8月20日才刚刚登陆上海的增援部队,手中没有任何反坦克重装备,“维克斯”得以仗着日军火力无法击穿其前装甲,接连发动了6次进攻,用47毫米18倍径坦克炮接连击毁设在十字路口的数处日军机枪阵地,216团步兵乘机冲锋,向东百汇路(今东大名路)猛击,将日军击溃。

    但在攻至西华德路时,一名日本陆战队士兵为了阻止坦克,爬上张启元的座车,用手枪从瞄准孔向内射击,击伤了张启元。因张启元无法继续指挥,本来呆在后方装甲车内的连长郑绍炎少校遂登上该车,将其替换后送,继续指挥进攻。但由于街巷作战的特殊环境,三辆坦克只能成单纵队行驶,在经过多次弯来拐去后,跟在后面的万家乐车和任从周车与郑绍炎车失去了联系,只能各自为战。而跟进的216团步兵也与坦克部队发生脱节,驻泊黄浦江面的日本海军第三舰队各舰纷纷下移至虬江码头一带的舰炮有效射程内轰击中国军队。同时东百汇路东西两端日军,在杨树浦和虹口公园的炮火支援下,亦夹击而来。双方鏖战多时,因日军炮火猛烈,中国军队原本籍以作为掩体的房屋都被烧毁,步兵损失惨重,一个营生还者仅数十人,这次进攻至此宣告失败,战后日军打扫战场时发现中国官兵尸体约350具。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日军事后摆拍的郑绍炎车冲击照

    而在这个时候,一直冲在最前面的郑绍炎车已经突破了第9大队的第三道防御工事,深入到了汇山码头的塘山路一带。今天的我们已经不知道作为指挥官的郑绍炎在后续坦克和步兵都未能跟上的情况下为什么要孤军深入日军腹地,也许是初上战场的兴奋情绪压倒了协同作战的理性思考。独战无援的郑绍炎车立即遭到日军集火攻击。但日军的机枪无法击穿“维克斯”厚达17毫米的前装甲,很快郑绍炎车就突破了正面大渊重夫小队的防线,试图爬上坦克攻击的日军都被“维克斯”7.7毫米并列机枪击毙。但日军步兵仍拼命纠缠,而设在江边钢筋水泥仓库楼顶的机枪火力点威胁尤大,因“维克斯”顶部钢板较薄容易被击穿,郑绍炎车不得不频繁机动。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可以清晰看到郑绍炎车炮塔、车身处多处被37毫米炮弹击穿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被炮弹击穿的郑绍炎车无线电箱特写

    这场猛虎与群狼的纠缠一直持续到早晨6时,包括“维克斯”M25装甲车在内的大批日军增援终于赶到,虽然日军装甲车仅装备机枪,依然无法击穿坦克装甲,但郑绍炎知道日军是有装备57毫米火炮的“八九”式中型坦克的,随时可能赶到。加之自出击以来毫无片刻休息,心中遂萌生退意。但这时能够对坦克形成威胁的陆战队第四大队(炮兵队)在其必经路口附近设置了伏击阵地,当郑绍炎车准备冲出重围时,连遭日军“四一”式75毫米山炮、“九二”式70毫米步兵炮和“九四”式37毫米反坦克炮的炮击,坦克炮塔和正面车身多处被“九四”式炮发射的37毫米穿甲弹洞穿,炮塔后部无线电箱亦被炮弹命中破裂。前一刻还在左冲右突、势不可挡的坦克终于停止下来,郑绍炎和驾驶员吴健上士、炮手卜孟英全部殉国。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九四式37毫米反坦克炮,其威力在二战反坦克炮中敬陪末座,但对付“维克斯”这种老式坦克还可以

    郑绍炎是广东省中山市石歧东门柏垭九堡郑屋巷人(其部下回忆其为杭州人,有误),1927年8月,年仅19岁的郑绍炎考入南京中央陆军军官学校第七期骑兵科,毕业后曾任南京国民政府警卫师排长、连长等职。1936年3月陆军交辎学校成立后,任交通兵(为保密掩人耳目,实际就是坦克兵)学员队上尉队附。1937年5月陆军装甲兵团成立后,任战车营第2连连长,牺牲时才新婚两个月。

    在当天的战斗中,日军记载战死7人、重伤14人、轻伤46人,共计67人,这其中有相当一部分是郑绍炎车的战果,但对于坦克寥寥无几的中国军队来说,因为战术上的鲁莽而付出这样大的代价,显然是得不偿失的。在战后总结时,装甲兵团固然将原因归咎于步兵缺乏步坦协同作战的战术思想观念,但其实当时还十分稚嫩的装甲兵团自身也是缺乏这一观念的。以郑绍炎自身为例,其毕业于骑兵科,本来就没有接触过装甲兵战术;在交辎学校当队附时也是教授学员们汽车和摩托车驾驶技术,说明其本身并无坦克应用知识。当时中国装甲兵的培训也是比较粗陋的,唯一担任坦克驾驶、战术的是德国教官皮尔纳,却在学员中得到“不学无术”、“粗枝大叶”的评语,而且以理论教学为主,只有毕业前才到战车教导营做3—4次实操。就此次战斗来看,郑绍炎作为指挥官,只顾自己猛冲猛打,勇气可嘉,却把其他坦克和步兵甩在身后,显然是不合格的;而郑绍炎显然也没有事先组织车长们研究熟悉战区地形街巷,以至于其他坦克掉队后,既不知道往哪冲,也不知道怎么返回,甚至上了汉奸的当,被其引诱到日军阵地中,所幸在上海战地服务团工作人员的及时阻拦和指引下才返回己方阵地,幸免于难。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

    日军拖移郑绍炎车的情景

    对这辆好不容易缴获的中国坦克,日军表现出异乎寻常的珍视,不但立即用“八九”式坦克将其从西华德路牵引至虹口市场附近展示,在淞沪战役结束后还将其千里迢迢运回日本,和其他被日军缴获的武器一起长期展出,所以才能一直保存到战后。可惜的是抗战胜利后,中国政府对收回这些所谓“战利品”以雪国耻并不热心,使其长期滞留在日本不得返乡。看照片中的状态,这辆坦克由于常年缺乏基本的保养维护,原本完好无损的履带已经脱落,而周围犹如垃圾场一般的环境,似乎也向我们展示了这辆曾经为保卫祖国而奋战到最后的中国战车最后的结局。

    打赏
    收藏文本
    0
    0
    2020/2/11 12:42:09

    我要发帖

    总页数11页 [共有1条记录] 分页:

    1
     对一辆中国坦克的旧照寻踪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