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朝锦衣卫>第五章:锦衣卫逛窑子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章:锦衣卫逛窑子

小说:明朝锦衣卫 作者:欲严 更新时间:2019/10/9 17:15:22

南京作为江南重镇,其繁荣自不用说,特别是一到晚上,秦淮河边处处莺莺燕燕,一群禽兽如偷鸡摸狗一般四处乱窜。

行走在秦淮河边,景云看着眼前这位不称呼自己大人的下属,心思也慢慢的活跃起来,这家伙一路都小心翼翼的,眼睛总是东张西望的,就跟做贼一样,不过看其脸色却非常的从容,一看就是老手。

“柱子,你说我们去哪家青楼好”?景云问道。

柱子诧异的看着景云,道:“大哥,你以前只去铜雀楼的,怎么今儿个还问去哪里”?

景云干咳两声,正色道:“那你知道我为何只去铜雀楼吗”?

“还不是为了那柳大家么,大哥为了她可是散尽了家财,只是那女人有些不识相,总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柱子撇着嘴,有些不乐。

柳大家,散尽家财,景云好像知道为啥这位锦衣百户家中会那么穷了,这具身体的主人…前主人真是畜生不如,为了女人虐待家中亲娘,死了活该。

“那我们去铜雀楼吧”,景云说道。

“大哥,你带银子了吗”?柱子却是有些谨慎。

景云撇了撇嘴,这家伙一看就没免费逛过妓院,今天就让他见识见识。

铜雀楼,秦淮河边的一艘妓船,因为船比较大,所以这家妓院的老鸨就给这艘船起名铜雀楼,顿时就高大上起来。

当然,铜雀楼在秦淮河比较出名可不是因为这个名称,而是因为铜雀楼里的一位清倌人。

古有铜雀锁二乔,今有铜雀锁一禾,这是秦淮两岸非常响亮的一句话,这个一禾指的就是铜雀楼里的清倌人柳子禾。

就冲着柳子禾的名声,这铜雀楼每晚几乎都是座无虚席,为了不让有些闲杂之人进去,这铜雀楼的的门口可是有专门的小斯负责看守,这不,景云跟柱子刚到门口就被拦下了。

“哟,这不是景大人么,你可是有好一阵子没来了”,那小斯显然知道景云的身份,态度非常好。

景云是第一次逛妓院,难免有些紧张,表情颇为不自然,只是对着那小斯笑了笑就打算进去,却不想直接被那小斯给拦住了。

“景大人,规矩不能破,你看这…”,小斯伸出一只大手来,意思很明显,入门费!

景云看了眼身后的柱子,那小子贼机灵,一看要出钱立马把脑袋别向了一边,装作没看到。

景云无奈,只得一把抓起那小斯的衣领,恶狠狠的道:“今日我们锦衣卫微服办案,敢收钱,不要命了”?

那小斯也没吓了一跳,连忙嘻哈道:“哪能啊,大人你里面请”。

景云理了理衣衫,挺胸抬头的走了进去,柱子跟在他后面一脸迷惑,大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不要脸了?

那小斯也是一脸鄙夷,没钱就没钱呗,说得那么好听干嘛?要不是子禾姑娘提前吩咐过不要为难你你以为你能进去?

“哟,这不是景百户么,你可是好久没来了,人家可是想想死你了”。

景云刚一进去就有一穿着妖娆的女子主动的贴了上来,景云顿时老脸一红,前世都是自己倒贴,想不到现在终于有人主动送上门了,这种便宜不占白不占啊。

二话不说,景云直接伸手在那女子雪白的胸口掏了一把,然后迅速的收回手,一本正经的道:“太软,太松,回头我给你治治”。

“啊呸”,那女子怎么都没想到景云居然主动伸手调戏自己,以前这位百户大人的眼中可是只有子禾姐姐的,对于其她女子可是碰都不碰的,怎么这次不一样了呢?

“好了,去把那柳子禾叫出来吧,我是来找她的”,景云说道。

那女子怪异的看着景云:“我说百户大人,虽然你是官,可也不能坏了我们这里的规矩不是,子禾姐姐可是说见就能见的吗”?

“我也不例外吗”?景云有些郁闷,以前的“自己”好歹也是为她倾尽了家财,那柳子禾怎么也应该是自己养在外面的情人才是,现在看来好像不是这样啊。

“大人,我们这里可没有例外的人,你想要见子禾姐姐那就得再等一会儿,一会儿子禾姐姐就出来献唱了”,那女子说道。

景云有些失望,松开了女子就走到一空着的桌子旁坐了下来,柱子一直小心谨慎的跟在他后面。

“柱子,你觉得那柳子禾跟我的关系怎么样”?

柱子抓起盘子里的豆子吃了起来,边吃边道:“马马虎虎吧,反正她好像是挺嫌弃你的”。

景云:“……”。

景云是越来越迷糊了,而且这种感觉让他很难受,似乎有太多的事情是自己不知道的,可自己又非常想知道。

“大哥,一会儿柳子禾献唱的时候大家都有题词的机会,你要不要争取一下”?柱子说道。

“题词?什么意思”?

柱子道:“就是我们题词,那柳子禾作曲唱出来”。

啧啧,想不到这柳子禾还是一名作曲家,只是不知道唱的怎么样。

“行,一会儿我抄…做一首词让她唱”。

“可是大哥,这里等着题词的人可不少,最后得看谁出的银子多,我们…”,柱子看了看景云的腰,面色尴尬。

果然,这些开妓院的都不是什么好人,太能坑了,这都要钱?

“先等等看,如果那柳子禾长得的确漂亮的话我才想办法,要是长得不怎么样就算了,免得浪费了好词”,景云撇了撇嘴,颇有一点吃不到葡萄就说葡萄酸的样子。

柱子心中困惑,那柳子禾你可是都见过上百次了,长得不好能把你迷得神魂颠倒的?真是怪了,这次大哥回来怎么就跟变了个人似的。

“哇哈哈,陈兄,想不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真是缘分啊”。

“哟,这不是方兄吗,快来快来,柳大家可是马上就要出来了,我们坐一起”。

就在景云跟柱子聊天的当口,旁边一桌有两个人却是喧哗了起来,颇为嚣张,虽然这妓院声音很杂,不过景云却听得清清楚楚。

“那两个是什么人”?景云问道。

柱子看了那两人一眼,小声道:“偏胖的那位乃是户部主事陈雄,而那偏瘦的则是承事郎方泰,这两人可是这铜雀台的常客”。

不愧是锦衣卫啊,看来这南京城的官都被他们记在脑子当中了吧,难怪明朝的文官那么怕锦衣卫呢。

“还有大哥,我可提醒你下,坐最前面正中央那张桌子上的乃是南京兵部尚书刘机的幼子刘平章,这人我们可惹不起,一会儿你可别胡来”,柱子说道。

景云朝他说的地方看去,果然看见一个二十左右的纨绔坐在那里,景云一看那人就来气,自己身边一个女人没有,那混蛋居然左右各抱一个,真是人比人气死人。

“他也是来看柳子禾的”?景云问道。

柱子道:“自然,他来得比你还勤呢,而且贡献给柳子禾的钱财可是你的几十倍,跟柳子禾的关系 也是你比不了的”。

瞬间,景云感觉自己的头顶似乎有那么一顶绿光,合着那柳子禾跟这具身体前主人的关系压根就不怎么亲密,真不知道那家伙怎么想的,把所有家当给那女人都不给自己的家中母亲。

7

第五章:锦衣卫逛窑子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